荷兰式快乐:做自己,不需要说对不起的人生观

点阅:52

其他题名:Nederlands geluk 做自己,不需要说对不起的人生观

作者:陈宛萱著

出版年:2014[民103]

出版社:启动文化出版 大雁文化发行

出版地:台北市

格式:EPUB

ISBN:978-986-91052-1-7 ; 986-91052-1-1 ; 978-986-49302-8-9 ; 986-493-028-1

附注:封面荷兰文题名: Nederlands geluk


NEDERLANDS GELUK,荷兰式的快乐
荷兰一直都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上最快乐国家」中名列前茅,
荷兰人究竟笑口常开的原因是什么?
 
透过「荷兰话」进入他们的社会、文化、生活及思维。
我发现在台湾从小到大信仰的那套价值系统,真的只是千万种选择之一。
我们都拥有选择自己人生的绝对自由,我们随时都可以从头刻画一个更美好的社会,
过著更清醒、更诚实、更富有意义的生活。
 
郁金香、风车、木拖鞋;豪达起士、海尼根啤酒;飞利浦、脚踏车、米菲兔;大麻、红灯区、安乐死;东印度公司、红毛城⋯⋯你对荷兰的了解有多少?因为不如英法等国强势文化输出,我们对荷兰的了解仅止于表象浮面。
 
NEDERLANDS GELUK,荷兰式的快乐,在荷文里,geluk除了快乐也代表运气。荷兰人深深了解,成败有太多我们无法控制的因素,要个人承担失败的责任,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情。他们说,保持快乐的秘诀只有一个,就是随遇而安──接受我们无法改变的事情,热情拥抱来到我们门前的一切。
 
从南部北布拉邦省的乡间小镇生活,到拥有178种国籍居民的阿姆斯特丹大城市,旅居荷兰十年,异国生活的文化冲击,让作者陈宛萱重新检视了「快乐「成功」跟「人生价值」的意义。谁说成为众人眼中的「成功人士」才会快乐?在「最快乐」的荷兰,她找到生存于这世界、以及与自己共处最舒服的方式,一种真正的「自由」。作者不过度美化异地生活,而是从各层面拆解荷兰与荷兰人,提供存在于地球另一头的「现实」,给台湾人不同的人生价值选项。
 
「荷式礼貌」:不管多小的一件事,请、谢谢是不可少;但相对的,要荷兰人开口道歉,可是比登天还难。
「朴实与狂欢」:他们一天只吃一餐热食,饮食文化乏善可陈,但一年却有上百场让人可大肆狂饮啤酒的的庆典活动。
「度假有理」:夏季假期及度假津贴是必要,没钱的荷兰家庭,最时兴在国内及邻近国家进行露营车旅行。
「平等价值」:出于对体制的信心,中产阶级甘愿缴交高达五成的所得税,让弱势族群也能得到良好照顾。
「爱情观」:不说虚无飘渺的我「爱」你,而是双向的我「抓住」你/你也「抓住」我。
「亲子教养」:养儿不是为了防老,而是陪伴他们健康快乐长大,协助他们养成独立思考及弹性思维。
「政治协商」:重实际的荷兰人,不会容许自己被特定的意识型态绑架,他们关注的永远是「解决之道」。
「简洁设计」:深入生活各层面,它们很平实,不张扬,甚至不起眼,但却让人对生活满意度大大提升。
「知足常乐」:不过度追求物质享受,而是重视家庭生活,与大自然相处,他们明白,没有钱也可以过得快乐。

陈宛萱
长居荷兰却痛恨啃马铃薯。
毕业于政治大学新闻系、哲学研究所,荷兰鹿特丹Erasmus大学文化经济学硕士,曾获大小若干文学奖项,散文、小说、报导散见大小若干文学与设计类杂志报刊。现为自由文字工作者、荷兰国际广播电台中文网站特约记者。

  • 封面(p.Cover.xhtml)
  • 前言 为什么要说荷兰话(p.Foreword.xhtml)
  • 导读 (不负责)荷兰简史(p.Introduction.xhtml)
  • 结论 我从荷兰人身上学到的东西(p.Epilogue.xhtml)
  • 后记(p.Afterword.xhtml)
  • 版权页(p.Copyright.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