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加入CPTPP  台湾金融业准备好了!

发表时间:2021-11-08 点阅:2422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Shopify Partners from Burst
 

 
若加入CPTPP,一银分析,未来国银申请新金融业务将享有平等待遇,碰到业务争端,也能透过更好的仲裁机制解决;合库则看好有助于化解目前许多台资银行拟进军的目标国所设置的门槛及限制等问题。

台湾已申请递件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不只是制造业,金融业也高度瞩目加入CPTPP之后对于产业发展及竞争环境的变化。

相较于制造业,金融业所关注的层面更为广泛,本身除了供应产业发展所需的金流,因此会关注加入CPTPP对于台商在会员国发展的加分效果,或是挑战之外,金融业本身在台湾加入CPTPP之后,自身的业务发展是否能因此拓宽,或是和其他会员同业之间的关系,甚至包括其他会员国的银行是否有更多机会来台发展,因而成为台湾金融业者的竞争对手,这些台湾金融业均在密切观察中。

 
继台湾之后 南韩、泰国等也表态加入意愿
 
CPTPP现有11个会员国,包含澳洲、汶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纽西兰、秘鲁、新加坡及越南,会员国人口达5亿,GDP合计约11.1兆美元,目前继台湾、英国及中国提出加入CPTPP申请之后,南韩、泰国、印尼和菲律宾也表态想要加入协定,而一银、合库两大行库在全体台资银行中,与CPTPP范围高度重叠的东协国家据点密集的程度可说名列前茅,对于上述金融业所注意CPTPP的层面亦已有相当的研究、评估。

若加入CPTPP,将为已在东协国家设点的银行业者带来哪些新商机?

对此,一银分析,一旦我国获准加入CPTPP,未来国银申请新金融业务将享有平等待遇、碰到业务争端时也能透过更好的仲裁机制来解决;合库则看好,应有助于化解目前许多台资银行拟进军的目标国所设置的门槛及限制等问题,而且我国在经济自由及开放程度,以及劳权、环境和补贴议题上,有相对高标准的规范,在这些面向较具加入CPTPP的优势。

 
商机更多 有助跨境金融及大型联贷
 
从关务署、金管会的统计指出,我国与CPTPP成员国经贸往来关系密切,亦为金融业布局重镇。2020年CPTPP11个成员国合计占台湾贸易总额约24.5%,其中,包括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及越南等为我国前10大贸易伙伴;另据金管会统计,截至2021年上半年底,国银于CPTPP成员国设立分支机构家数达137家,占全球分布比重约26%,显见CPTPP成员国已成为我国金融业扩展业务的主要市场,其中,越南及澳洲为近年国银申设海外据点的重点国家。

对于金融业因为加入CPTPP所能获得的新商机,一银认为,我国金融业未来在跨境金融及大型联贷上的商机将更多。

一银分析,由于东协国家拥有6.3亿庞大人口,近年来随当地经济成长动能强劲,加以美中贸易战风险犹存,使全球制造业供应链重组蔚为风潮,促跨国企业积极将生产基地外移至东协国家,其中,越南、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除已加入CPTPP外,尚与其他国家签署自由贸易协定(FTA)、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带动当地民间消费与商业投资活动兴盛,并吸引外资大举进驻,进而使相关资金需求稳健成长,或有助于国银争取跨境金融、大型联贷等业务商机。

一银认为,跨境金融商品的销售,在加入CPTPP之后是否能更顺遂,恐怕要看各国在「准入」方面的执行,包括是否让银行业者对于可营运的项目,给予全面开放、比照等同于当地一般银行可营运的项目;对此一银进而分析指出,现阶段能否销售跨境金融商品,即视银行业者本身所具备的执照而定,倘若走分行路线的,多半不被允许做个人金融业务,除非是做子行,这点公股、民营银行之间就大有不同,民营银行有许多走子行路线,营运即等同于以「全执照」方式来营运,也能做跨境金融商品的销售,因此,加入CPTPP之后,除了对银行的企金业务外,接着在理财、消金业务方面,是否也让国银得到更多的机会,就要看其开放执照、开放「准入」,例如能比照当地业者的待遇来开放业务的空间有多大。

此外,一银也看好一旦我国获准加入CPTPP,未来国银申请新金融业务将享有平等待遇,并能在CPTPP协定所设置的争端解决程序,包括设立仲裁小组及委员等,于一定期限内提出报告或做出决定等,获得更多保障,将有利于国银业者在当地的业务推展。

 
产业面受益 供应金融业更多机会
 
合库则评估,由于CPTPP会员国中,如纽、澳、日、加、星等对于外人投资本就持开放态度,且国银海外分行仍多以承作国际型联贷案为主,这些业务是在目前未加入CPTPP的状况下,就已在进行,加入CPTPP的相关影响较小,反而是在CPTPP现有及欲加入的会员国中,越南、马来西亚、泰国、印尼等东南亚国家对于外国银行业进入布局,通常设立相对的门槛与限制,例如在准入方式、持股比例、业务限制等,这些国家都是国银拟布点的热门国,若能透过CPTPP推进会员国金融法规改革,降低门槛,调整不公平待遇,对于我国金融业进入会员国当地市场设立据点,或是对已进入者在拓展业务上应有正面的帮助。

此外,合库并看好产业面的受益,也会回过头来供应金融业更多的商机。

合库进而分析,会员国之间降低贸易关税、减少规费,排除自由贸易障碍,进一步开放市场下,有利促进我国具有相对竞争优势的厂商与会员国间的贸易或投资,进而扩张其业务,增加物流及金流需求之后,再进而衍生对金融业的融资贷款、外汇交易、保证或资产管理等金融服务需求,将更有助于我国银行业在东协国家的海外商机。

 
开放新进外银来台影响有限
 
而一旦台湾能顺利加入CPTPP后,开放新进外国银行业来台,对台湾金融业影响程度如何?

对此,合库指出,我国在2012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前,即已全面推动金融自由化,大幅放宽金融服务业的限制,加入后金融服务市场更是高度开放竞争,金融服务业者在国际上有一定的竞争力;此外,CPTPP为高标准的区域经济整合协定,对于将面临的制度改革、产业调整及市场开放等挑战,金管会亦在几年前就已经提前评估,发现台湾的法律制度与CPTPP的要求没有太大差别,跟成员国之间也无明显差距,可说已做好准备,因此开放新银行业者进入市场,对现有业者影响应属有限。

 
可有效化解设点障碍
 
一银也认为,我国加入CPTPP之后,先前国银在东协国家经常碰到的设点障碍应能有效化解,进而在会员国透过参股、并购、合资等方式进军的机会将更大,目前尚未成功进驻的金融业者,未来也因而有更多机会可以进场。

一银指出,有鉴于国内金融服务市场胃纳量有限,近年来我国金融业者多伴随台资企业相继扩大布局海外营运版图,尤其东协国家因利差较大,加以近年来政府推动「新南向政策」不遗余力,吸引国银纷纷进军东协市场,不过此时经常碰到同样的问题,就是部分国家为保护本土银行及防范外资银行过度竞争,如越南、马来西亚等,即对外资银行核发证照政策趋紧。

就以越南为例,据金管会统计,截至7月底,我国仍有11家银行申设14个越南据点尚未获当地主管机关核准,未来,若我国能顺利加入CPTPP,由于CPTPP成员国金融机构于其他成员国设立分支机构或进行收购等,可与当地金融业者享有公平竞争条件,而且各成员国承诺将提升金融服务的监理透明度,因而在我国获准加入CPTPP之后,可望改善国银进入东协市场待遇,或有机会争取当地主管机关加快核发证照,并且透过并购、参股或合资等方式拓展海外市场。

另一方面,CPTPP开放更多的银行进驻设点,恐怕市场的竞争会加剧,一银认为,应该提早做出准备。

就其分析,虽已在CPTPP成员国设立据点的国银业者具有先行者优势,但由于部分国家,如越南、马来西亚等,银行产业竞争日趋激烈,一旦开放新进的金融业者进入,恐使当地银行业竞争加剧,进而分食现有银行业者市占版图;此外,CPTPP各国的经济发展程度、金融法规、人均所得等差异甚钜,使当地银行业的发展呈现极大落差,国银业者应拟定最适进入市场策略及做好市场区隔,并积极开发台商以外市场,方能因应上述竞争加剧的情况,继续顺利抢攻海外商机。

 
加入有其必要性  落实在地化以因应变局
 
台湾因多年来持续受到中共打压,使得台湾在国际上的自由贸易协定相较于其他国家偏低,但也使台湾的金融业更能在限制重重的环境下生存。

合库对此即分析,虽然东南亚国家有其门槛与限制,且过去以来我国在国际上自由贸易协定的覆蓋率低于其他亚洲国家,但国银在强化自身弹性及国际竞争力下,于海外市场仍持续有所斩获,海外盈余占比节节升高,因此不论能否加入CPTPP,在海外拓点布局、案件来源或经营获利上的直接影响应属有限。

但另一方面,合库也分析,台湾若未加入CPTPP,因日本已为会员国,南韩、中国亦申请加入,随这些竞争对手厂商规模持续坐大,台湾厂商因相对缺乏规模经济持续资源投入行销和研发,长期下来将丧失竞争力,间接影响国内银行业,因此加入CPTPP仍有其必要,在产业面上,是否加入CPTPP,主要对石化、塑胶、钢铁金属、橡胶等产业影响较大,而不论是否成功加入CPTPP,国银对海外的经营,未来除了跟随台商脚步,更需落实海外经营在地化耕耘当地客户,并分散布局,加强自身竞争力,才能因应各种变局。


 
文〈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43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