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哪一种运动才能真正对抗肌少症?
发表时间: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自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玛希....

英国疫后贫富两极化 脆弱财务无疫苗缓解

发表时间:2021-07-19 点阅:261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Mufid Majnun on Unsplash
 

疫情带来的财务冲击就在身边,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病毒感染有疫苗能减缓,财务冲击却没有快速的疫苗能解,然而,经过英国经验所归结出的财务脆弱族群特征,值得参考。

英国疫情延烧超过1年,对金融生活产生长远的影响,贫者越贫,富者不受影响,甚至增加财富。疫苗可以减缓疫情,但疫情带来的财务冲击影响却更深远,没有疫苗能缓解,英国金融行为监理局(FCA)去年所做的金融生活调查发现,疫情后财务脆弱族群大幅增加,未来除了政府作为和经济复苏,整体社会要做更多的努力来加速复原。


 
300年来最严重经济衰退


疫情扩大了原本的贫富差距,尤其在去年经济大幅衰退的英国特别有感。2020年英国GDP下跌9.9%,衰退幅度超越了1929年大萧条,是1709年大霜冻(Great Frost)后300年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疫情加上脱欧影响,130万移民工作者对未来经济环境和就业环境不乐观而离开英国,劳动力的流失使复苏更加困难,疫情对金融生活造成了许多负面影响,加深各方面的不平等。

不同族群受到的财务冲击非常悬殊,低收入族群影响最深。疫情使经济停摆,而低收入族群大多无法在家工作,使得收入来源消失,且原本大部分的收入就花费在生活开支,待在家的时间变长,也增加了水电费、食物费、孩子的花费。但对高收入族群来说,原本收入中占比最大的开销是度假旅行、出门交际,这些费用都省了之后,许多人的储蓄反而增加。

学校停课使获得的教育资源差距扩大,私校提供更多教育资源和互动教学,高收入爸妈也将花费转移到私人线上家教,但一般公立学校的资源有限,小孩得到陪伴的时间也相对较少。英国智库「财政研究所」(IFS)的研究显示,在家上学上班对家庭造成许多压力,尤其是在职妈妈,分担的压力普遍多于爸爸,使在职妇女的工时大幅减少,更不用说原本就存在的性别薪资差距问题。

COVID-19死亡率在英国贫富差距高于2倍,IFS发现,在收入最低的百分之十的地区,染病后死亡机率比最高收入的百分之十地区高出2倍以上。低收入地区的居民原本的健康状况就已经较差,加上资源差异,使得面对COVID-19时更加脆弱,相同的情形也发生在少数族裔,英国黑人与亚裔的死亡率也远高于白人。


 
财务脆弱族群明显增加


英国在2020年2月执行了第二次金融生活调查(对象达16,000人),同年10月增加COVID-19疫情调查(对象达22,000人),透过线上问卷和部分电话访谈,观察疫情对金融生活影响,结果发现,疫情之前46%的财务脆弱族群,在疫情后增加至53%,20%的金融风险抵抗力低族群,在疫情后增加至27%,原本从2017年微幅改善的金融生活,被全面性的冲击完全反转,变得更糟。
 




 
疫情之后,38%(2,000万人)财务状况恶化,15%认为财务恶化很多,16%过度负债,18%收入不稳定或存款很少,整体来看,3成(31%)收入减少,37%减少家庭支出,影响最严重的是18至24岁的年轻工作族群和自营者,2月时约有3成收入不稳定,靠存款度日,到了10月比例超过一半。15%债务增加,25至44岁租屋及有债务族群,债务增加比例最高;17%需要延迟贷款缴款;3%的成人在这段期间需要理债咨询,其他影响包括降低日常必需品支出(19%)、取消保单节省保费(6%)、向朋友借钱等。然而在英国,财务最不受疫情影响的是退休族群,因年金收入相对稳定,仅有17%认为财务恶化。

英国对低金融风险抵抗力的定义为过度负债,已经深陷财务困难,过去6个月无法支付帐款或是认为财务负担很重的人,抑或是收入低、不稳定或存款很少,对财务冲击几乎没有准备的人。2020年2月时,风险抵抗力低的族群特性是失业、非全职工作、租屋、黑人、年收入小于15,000英镑等。然而,疫情来临后,原本的低抵抗力族群影响首当其冲之外,更多看似安全的人落入低风险抵抗力的族群,变动最大的族群为18至34岁、受薪族以及有债务的人,即使原本是中高收入的阶层也有很大比例降低了风险抵抗力,有10%的人在2月时不属于抵抗力低的族群,到10月时却落入了抵抗力低族群。放无薪假的族群与低抵抗力族群特性高度重叠,其产业别集中餐饮、住宿、娱乐业。

金融服务取得方面,疫情期间无法取得金融商品的比例,从2月的6%上升至10%,理债咨询的需求上升至3%,然而实际上仍有1/3的人拥有债务问题,却无法去咨询和面对,为未来财务埋下很大的隐忧。


 
金融诈骗趁虚而入
 

英国疫情后财务脆弱族群高达半数(53%),几项主要特性如健康状况不良、面临负面人生事件、低金融风险抵抗力及低金融知识能力(Financial Capability)。英国调查有76%具备财务脆弱特质的人不认为自己脆弱,然而疫情的冲击比想像的还要全面,疫情后因为负面人生事件(主要为生病和丧亲)和低金融风险抵抗力的因素,而成为财务脆弱的比例上升了45%和35%。许多深度访谈的案例已从财务脆弱演变成濒临崩溃,例如单亲家长需要在家育儿,完全无法工作;放无薪假的家庭急着想找临时的工作,同时要兼顾在家的孩子,只能高筑债务度日;自营者付不出税而满手债务,却看不到经济恢复的一天;许多人想尽办法延迟帐单付款期限,先撑几个月的生活费再说;为了节省食物开销,不买太多的新鲜食物而以罐头取代等,财务悲歌在疫情之下燎原不断。

相关的金融诈骗也趁虚而入,英国有将近3成的民众接到过类似讯息,例如以金融机构为名提供财务建议;以健保或税务单位为名,提供错误讯息或催款;帮助提早提领退休年金服务等,为已经深陷财务困难的人增加更多可能的陷阱。

财务冲击的不平等带来更严重的平行世界,金融生活调查发现,12%认为财务状况变得更好,巴克莱银行(Barclays)指出,去年一整年家计存款增加约2千亿英镑,超过前年的2倍。另一方面,3至4成认为疫情减缓后,收支平衡还是很困难,因债务增加,没自信能支付所有帐单和贷款,对财务持续悲观,部分认为收入会减少,需要降低日常花费,甚至得持续借钱,和家人朋友借钱或申请新的信用贷款。在疫情带来的财务冲击之下,贫富之间的差距逐渐被扩展得更大,对这些受影响的族群来说,在短时间内无法回复正常生活,财务破口难以消弭。

许多人未来愿意增加购买保险,例如收入保障保险(Income Protection),一部分的人将保险转至收费更便宜的公司,对于各种平时理所当然的开销更加谨慎,货比三家。经历疫情后也发现,财务脆弱除了本身条件,也来自于市场上金融知识的落差,许多金融机构开始呼吁从业人员,平时协助判断财务脆弱的族群,给予贴切的服务和建议,以及其他选择的说明。此次疫情期间,英国民众普遍利用信用贷款来解决暂时的资金问题,然而市场上多数不认识资产的权益贷款或反向贷款运作方式,其实成本相对较低。


 
金融教育须从根本做起


有更多评论认为,财务脆弱还是要从根本教育做起,金融教育影响一个人一生的机会,从小提升金融识字率,强化对金钱的正确认知与知识是重要解决方法。再者是整个产业的健全性,从金融机构、从业人员到客户,一起重建支持财务脆弱族群的价值,包括训练从业人员建立相关思维,能够侦测财务脆弱给予帮助,利用大数据来更准确判别财务脆弱特征,提供管道让财务脆弱族群更容易寻求协助,最后是持续修正并学习财务脆弱族群的特征。

疫情带来的全面性财务冲击就在身边,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病毒感染有疫苗能减缓,财务冲击却没有快速的疫苗能解,然而,经过英国经验所归结出的财务脆弱族群特征值得参考,平时就应开始建立全民金融知识和支援系统,经由多方力量努力,期待金融生活有一天能够更趋公平。



►►本文作者为台湾金融研训院特约研究员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39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