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文/Stella Huang ....

掌握深度学习力,赢在入社起跑点
发表时间:2018-09-03

文/Stella Huang,Photo....

香港逐渐熄灯 台湾有能力取而代之?

发表时间:2020-07-07 点阅:296
Responsive image

文/谢顺峰,Photo by JC Gellidon on Unsplash

 

香港资金与金融业务外移已成事实,台湾金融业者与主管机关宜主动进行改革,从强化自身金融市场优势来吸引资金与业务,思考如何承接香港既有国际金融中心业务与人才。

 

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5月28日表决《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草案)(通称港版《国安法》)授权案,该授权草案提及须制定法律,惩治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外国势力干预香港等行动,并授权中国国安机关在港设机构。一般预计,人大常委会最快将在6月底完成立法,8月开始实施,此一事件在国际间引起轩然大波,尤其加深美中两强之间的矛盾,俨然开启美中对决的金融战端,将对台湾金融产业产生深邃影响。

 

对于台湾而言,从去年的「反送中」运动开始后,金融业在香港的金融资产部位,与香港的投资贸易受到何种影响,都引发密切关注与持续讨论,但我们认为更深层且值得多加讨论的议题,应该是更宏观地讨论台湾是否可以或应该如何承接香港既有国际金融中心的业务与人才。

 

香港金融地位「回不去」了

 

随着中国近年在各方面加大对香港的控管力道,以及持续投入资源于粤港澳大湾区规划,香港与中国的一体化趋势本已越见明显,独立自治地位越发削弱。另一方面,美国近期面对中共在香港的作为,除了参议院跨党派议员提出法案将对在香港执行新国家安全法的中国共产党官员和机构实施制裁,该议案还将惩罚与这些机构有业务往来的银行。根据1992年通过的《美国-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5月27日对国会表示,美国国务院认定香港已不再拥有高度自治地位。在双方你来我往的情况下,美国可能收回在贸易、运输等领域给予香港的特别待遇,香港过往引以为傲的金融中心地位与法律体制都将受到冲击,确定已经「回不去」了。

 

基于此一前提,众人普遍认为「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香港的独立关税区与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不保,资金与业务将外移到周遭的城市。尤其近来许多意见指出,香港因为港版《国安法》而被迫让出金融中心的地位时,台湾如想承接部份市场与资金,必须大幅度修改法规与税制吸引资金,以及大量接收香港金融人才。对此,作者欣见台湾能强化自身金融体系,吸引香港金融业务,但也必须针对众人热议的修法吸引资金,以及放宽香港金融从业人员来台发展两大议题提出参考建议。

 

英美法系地区金融市场发达

 

首先,就法规本身言之,香港本系英国殖民地,其法律体制属于普通法系(Common Law System),一般又称「英美法系」或「海洋法系」,有别于台湾或德法等欧陆国家所属的以罗马法为基础的民法法系(Civil Law System,又称「大陆法系」)。

 

英美法系比德国和法国法系对非属董事与经营阶层的少数股东权益(Minority Interests)的保障更为健全,因此控制股东侵害少数股东权益的机率相对较低。这种对少数投资人的保障,提高投资人对资本市场的信心,能鼓励投资人投资资金于股票市场,提高市场流动性(Market Liquidity),也对提高上市公司的市值有所助益,可说是良好公司治理和资本市场的正向共生。

 

其次,财富管理核心业务的信托与信托法制正是源于13世纪的英国,也具有倾向保护私有财产权及合约自由免受国家干预的特色。也因此,可以观察到实行英美法系的地区,其金融和资本市场较为发达。

 

港版《国安法》使外来资金丧失信心

 

而香港过往的优势地位,主要在于作为西方世界与中国的连结桥梁,协助中国企业吸引西方的资金与技术,对于西方资本而言,也是提供其所熟悉且信任的方式,协助其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过程中赚取诱人的报酬。换言之,就是用西方熟悉的游戏规则做中国的生意,让中西双方各取所需的双赢。若是港版《国安法》通过,及其后续引发的一连串效应,带来游戏规则的改变,势必对其原本自由的金融环境产生莫大的冲击,连带使其丧失西方资金的信任与过往的优势。

 

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丧失与金融业务外移实属必然,但业务与资金较有可能的是移往另一过往同为英国殖民地的金融中心――新加坡,毕竟两者同属英美法系,在金融业注重的「契约履行」、「处理争端」与「最终判决」等方面,可说无缝接轨。因此,遵行何种法律体系显得非常重要。

 

法令架构、租税存在结构差异

 

台湾的法制乃继受于德国与日本的大陆法系,若就众人热议的私人财富管理业务观察,因法令架构、租税管理与社会风俗等基本结构的差异,显然无法争取到香港全部的金融业务。

 

即便如此,台湾本地金融业仍有专属优势,诸如充沛且低廉的资金、服务品质、金融机构据点多、海外台商的连结、物价相对便宜、人事及管理费用较低等优势,加以金管会近期陆续放宽国际金融业务分行(OBU)业务以及强化公司治理的政策等,仍可能吸引部分高净值或私人财富管理客户,尤其在于争取资产总额约新台币3,000万元至1亿元之间的传统私人银行入门客户方面,相信具有较高的比较利益。

 

前金管会主委顾立雄也表示,台湾有许多优势,诸如:一、台湾现有许多资金仍停泊在海外;二、高端资产客户与外资金融机构对台湾的资本市场很有兴趣;三、台湾仍有空间可以开放理财商品,发展对高资产客户理财需求。

 

慎防外资炒房造成社会矛盾

 

放宽金融从业人员来台方面,一说香港金融人才优秀且数量充沛,或可尽数吸引来台为我所用,或有论者批评政府当前的人才政策不够积极。作者认为,香港金融从业人员过往之所以能创造出可观的利润,必须认清部份原因在于搭配了其独特的中国对接世界市场地位与英美法系特色,一旦前来台湾发展,在没有前述的中国业务机会与英美法系制度环境,其成效不免大打折扣。

 

其次,亦须提防引入大量金融从业人员及其所带来资金对于房价与整体产业的冲击,尤其台湾普遍面临年轻人为都会高房价所苦的问题,若是大量开放香港人士前来台湾,台湾当前相对香港尚属低廉的房价,恐引发新一波香港资金来台炒房热潮,形成新的社会矛盾。

 

因此,引才的同时,也须避免相关资金来台炒楼,进而拉抬对年轻一辈而言已经很吃力的房价负担。尤其值得一提的,当前美国引发轩然大波的冲突事件,表面上是所谓的种族歧视,核心意义或许在于黑人与白人间收入分配不平均越来越严重,日益明显的平行世界趋势,才让美国的种族问题发展成难以跨越的阶级鸿沟,这或许才是让这场暴动延烧的根本原因。这样的现象,不只发生在美国,在世界各地都时有所闻,数年前的台湾太阳花运动与香港占中运动,都有这种成分在内。职是之故,建议除特殊案例或政治考量外,回归专业需求考量以及法令规范,避免无节制大量开放香港金融从业人员来台。

 

针对美中博弈带来的香港硝烟再起,引起香港资金与金融业务的外移,我们乐见主管机关与金融业者主动进行改革,从强化自身金融市场优势来吸引资金与业务。更重要的,台湾除了客观且多面向冷静思考能否及如何吸引财富管理商机外,对于可能带来的深层负面效应,或许更应多方考量,进行完整的配套思考,尤其也要考量台湾传统上强调以汇率及产业政策扶植制造业与出口的思维是否有所冲突,方能在取得香港金融业务的同时,也将副作用的后座力降到最低。

(本文作者为台湾金融研训院传播出版中心副所长)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27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