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文史专家蔡登山研究史料撇步大公开!

发表时间:2017-06-06 点阅:2083

搭台北市公车红32号的通勤族,若于早上九点到九点半之间的民权西路公车站等候,很有机会瞄见一位身穿条文POLO衫、手拿黑色公事包,匆匆地上车、找个好位置,一路长晃到内湖时报广场站下车的蔡登山老师。他经常往来秀威看他主编的稿子,开启他「作家生活」的一天。

 

不是「论语」「孟子」「大学」「中庸」,蔡登山另类的「四书」!
蔡登山老师说,他不是在家,就是来秀威看稿,到中研院近史所、国家图书馆找资料,要不到公馆师大晃晃旧书店淘书;偶尔他也去卖简体字的书店,了解目前大陆出版了哪些书、目前的出版趋势为何?


有别于多数上班族的生活,上班工作、下班摊在沙发当马铃薯,蔡登山笑说,他的嗜好都跟书脱不了干系呀,他的生活就是「读书」、「淘书」、「写书」、「编书」──此乃蔡登山的「四书」也!(小编按:老师自有一股文人式的幽默呀!)

「作家身影」纪录片开启史料研究的机缘
以前读书时,台上老师总爱说,文史哲本为一家。可是读中文系的学生心里更清楚,自己多半爱好文学多一点;而蔡登山老师毕业于淡江中文系,为何会走上文史工作的路子呢?


蔡登山老师表示,考大学时,中文系和历史系两个志愿都有填,但没有上历史系。之所以重心从中文研究转移至历史研究,机缘是因为拍「作家身影」这系列纪录片,因为记录片以画面为主,没拍到点东西是不行的,譬如拍周作人和谁通信,原始信件就可以呈现在纪录片的画面上,对阅听者是强有力的证据。


当时稿子请专家写完,他们一个team就专做田野调查(当时摄影有摄影团队、编剧有编剧团队,分工很细)──翻找作家一生游历过的景点、文献等等,当时还不会用电脑,就用笨方法,把要采访的作家条列在大字报上,能一次拍完就拍完,较为特别的地方如沈从文的故乡湘西,就特别跑一趟,还请到研究沈从文的专家凌宇深入导览。


当时蔡老师一边任职春晖电影公司担任电影发行、另一边则抽时间筹划「作家身影」记录片。那几年为了拍「作家身影」,在大陆、海外奔波,让蔡登山老师了解史料运用的可行性,制作团队还远赴法国、英国,到剑桥拍徐志摩、到巴黎找巴金活动的痕迹,最想拍萧红可惜没有成行。借由作家游踪,自己也跟着走一趟──蔡登山老师说到这时,话语滔滔不绝而出,感觉得出由衷的快乐!那时候还活着的作家也一一受访,如曹禺、冰心、萧乾,巴金等等,这些名闻遐迩的老作家受访时年岁已经都很大了,因此这受访的身影就成为留给后人最珍贵的文学史料。


「作家身影」纪录片实际花两年拍摄,共十三位作家。其实,「拍完才是工作的开始」蔡登山老师说。他们还配了两种对白,一种是中文,一种翻译成英文,英文特别延请知名学者王德威找学生在美国作英文稿,回来后还找外国人士读稿子。这套记录片在海外发行很广,包过瑞典斯德哥尔摩学院、美国各大知名大学等,光在台湾也有将近两千套的销量,曾有北一女老师授课时,就把这套当作教材在课堂上播放呢。


是文坛八卦?是珍贵史料?史料研究方法独家披露
大家对于胡适这位开创白话文运动的大学者印象,多半是一派的温文儒雅,蔡登山却大谈他和韦莲司恋情;沈从文和妻子之间被文坛公认鹣鲽情深,蔡老师却语出惊人:其实沈从文有婚外情啊!


对于这种不知该列为文坛八卦、还是珍贵史料,蔡登山老师自有一套理论:「没有掌握史料,立论的时候容易过于主观。尤其比较文学的学者,跟着西方流行,譬如流行『后马』、『桑塔格』来解释中国东西,有些危险;过阵子理论不流行,就没人看了。」蔡登山老师自己研究史料的撇步,就是从阅读日记和书信找蛛丝马迹、也就是说从缝隙里面做文章。譬如看张幼仪的回忆录,是后人张邦梅用英文写就,后来在台湾出版翻译成《小脚与西服──张幼仪与徐志摩的家变》(1996,智库出版),里面有一段隐祕的爱情:张幼仪和徐志摩离婚后前往德国,有人在追张幼仪?到底是谁?书里写的是德国卢家仁。蔡登山老师在那边念阿念,有天突然灵机一闪:会不会是知名的五四运动学者罗家伦呢?罗家伦和徐志摩很熟,徐志摩死后,还为徐写了篇悼念文章。


当然这样的灵光,蔡登山并不急着发表高见,相反地他找了很多证据:譬如回忆录写「卢家仁」手毛很长,蔡登山找到罗家伦的学生陶英惠问罗家伦手毛多寡。后来,又找到一篇文章梁实秋写罗家伦毛多「宛如熊掌」。所以更加确认几分:卢家仁就是罗家伦,加上又查到,张幼仪在德国的这段时间,罗家伦果然也在德国。


蔡登山后来在上海发表文章,罗家伦的女儿罗久芳从美国回到大陆,参加纪念会会后请大家吃饭。会后,罗久芳证实了蔡登山的推论。


其实说蔡登山老师做史料研究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也不为过!对他而言,能理解当事人的感情生活,在阅读当事人的文本时,能够更深入体会、理解。他觉得史料的蛛丝马迹要都要用科学方法去辨析,就如同高阳常在史料之海中担任历史的「福尔摩斯」,像李昌钰博士在鉴识科学的路上也不觉得辛苦。就这样比对文字资料、比对刑事资料,蛮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