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场

点阅:33

其他题名:The field of life and death

作者:萧红著

出版年:2015[民104]

出版社:新雨出版社

出版地:新北市

集丛名:经典:6

格式:PDF,JPG

ISBN:978-986-227-175-9 ; 986-227-175-2

附注:封面英文题名: The field of life and death


人和动物一样,忙着生,忙着死……
 
刻骨的酸楚、悲怆,像一首挽歌,时而低抑、时而激昂地吟唱在永无止境的难产、衰老、病痛和自杀、意外、瘟疫、谋杀、饥饿等不同形式的死亡之上。
只有她能将「生」和「死」的荒原赤裸裸地呈现在读者面前。
 
-西方首席汉语文学翻译家˙评论家
 
近代中国文学诗性悲剧经典之作
完整收录成名作《生死场》与全本《商市街》四十一篇散文,特别附录《弃儿》
 
◎ 生死场
以东北农村为背景,萧红一个女人,书写一群女人。
这群女人牲畜般地被践踏、被凌迟、被牺牲,宛如传统社会的刑罚。
在〈生死场〉中,生与死对人们来说早已不再重要,因为生命,不过就是悲剧的循环,周而复始,早已麻木……
萧红以女性作家特有的纤细与柔美刻画了深沉的人性与社会,鲜明淋漓地高唱生命的挽歌。
 
◎ 商市街
一九三二年,二十二岁的萧红与萧军赁居于商市街二十五号,相爱,但是贫穷。
若说萧红为爱而生,那么《商市街》便寄托了她最炽烈的爱情──四十一篇散文,字字沉浸于爱情之中,诉说那些窃喜与忧伤;它们又琐碎地拼凑出世态百貌:百姓生活的艰辛、繁华都市的贫富悬殊、知识分子的满腔热血,欢笑、迷茫、患得患失,虽是自传性的写作,在个人悲喜之外,更映照了当时的市井风情。
 
◎ 弃儿
萧红曾经孕育过两个孩子。她怀着第一个孩子与萧军恋爱,孩子生下后便立刻送人。
她又怀着萧军的孩子嫁给了端木蕻良,她告诉朋友:「孩子头天夜里便抽风而死。」
《弃儿》是一篇非虚构小说,讲述一名知识女性因经济困难,而将刚生下的婴孩送走的故事,正是萧红自己未婚先孕、将孩子送人的心事……
 
本书特色
 
完整收录成名作《生死场》与全本《商市街》四十一篇散文,特别附录《弃儿》,囊扩萧红早期代表作品。
 
名人推荐
 
崔舜华/专文
曹疏影/推荐
 
生的坚强,死的挣扎,却往往已经力透纸背。──鲁迅
 
我们看到了女性纤细的感觉,也看到了非女性的雄迈的胸境。──胡风
 
萧红是这样的作家:读者才触到纸缘,几乎就能确信眼前是天才的语言。──崔舜华

作者简介
 
萧红
 
一九一一年,萧红生于哈尔滨市呼兰区,原名张迺莹,是当地一个封建地主家庭的女儿。她自幼丧母,一生苦苦挣扎于爱情、现实、理想之中,尤其以她与萧军之间的爱情最为人所闻。
 
一九二七年,萧红进入哈尔滨市东省特别区区立第一女子中学(现哈尔滨市萧红中学),就此开启了浸淫文学的大门──她喜爱绘画,大量阅读中外文文学作品,还以「悄吟」为笔名,在校刊上发表了诗作。中国正值多事之际,国族大义也燃烧在少女萧红的心头,在她参加过抗日活动中,始终站在队伍前头,坚定、勇敢地诉求正义,足见她不屈不挠、敢为反抗的铮铮铁骨。
 
身为女子,期盼爱情,似乎是天经地义之事──爱情丰富了她短暂的生命,也一而再、再而三地打击她多情敏感的心。一九三○年,萧红为了抗拒与父母指定的未婚夫汪恩甲成婚,便假意答应婚事,从家中骗出一笔钱后出走北平,打算继续自己的学业,并和当时的情人陆哲舜分屋同居。这段青涩的恋情不久后便在经济的压力下化为泡影;萧红回到家乡,两次被家人软禁,在姑姑的帮助下逃到哈尔滨流浪,生活困苦之下,只好与汪恩甲再次交往。
 
一九三一年底,萧红与汪恩甲入住「东兴舜旅馆」。她当时身怀六甲,然而,汪恩甲抛弃了她,离开后便全无消息,她被迫为积欠的食宿费买单。在陷于被卖到妓院还债的绝境之时,萧红写信向《国际协报》文艺副刊的主编求助,因缘际会地结识了受托前往东兴舜旅馆探视的萧军,就此展开了「二萧」命运一般的热恋。而萧红的第一个孩子,生下后便旋即送人。
 
萧军带领萧红真正踏上了创作的道路,对萧军的爱情与创作的激情,也成了萧红生活的最大动力,她与萧军同居,出版了合集《跋涉》,一炮打响了二萧在文坛的知名度,被誉为「黑暗现实中两颗闪闪发亮的明星」。
 
二萧的爱情,仅仅维持了六年。在与萧军共同的生活中,萧红创作出《生死场》、《商市街》等重要作品,也结识了鲁迅、矛盾、叶紫等举足轻重的人物。一九三六年,萧军与女作家陈涓发生感情纠葛,萧红大受打击,决定赴日疗伤;同年,亦师亦友的鲁迅去世,萧红极度哀伤。
 
一九三八年,二萧分手,怀着萧军的孩子,萧红立刻与端木蕻良确定了恋爱关系,两人结婚。萧红产下一名男婴,据萧红称,这名男婴「头天夜里便抽风而死」。
 
一九三九年,和端木蕻良前往香港躲避战争轰炸。
 
一九四○年,《呼兰河传》完稿,萧红的创作生涯达到颠峰,也就是此年,她开始失眠、咳嗽加剧,往返医院。友人骆宾基答应端木蕻良照料萧红,直至最后,陪伴在萧红身边的,不是端木蕻良,是骆宾基。
 
一九四二年,萧红先于养和医院开刀,手术后却发现医生误诊,便转进玛丽医院,因安装了喉口呼吸铜管而无法言语,写下:「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留得半部『红楼』给别人写了……半生尽遭冷眼、冷遇,身先死,不甘、不甘!」三日后逝世,得年三十一岁。
 
萧红一生跌宕起伏,逃出家门、未婚先孕、敢爱敢恨,惹人青眼无数。然而,她将宽广的胸襟与生命的思考尽数融于创作之中,写出横越性别的大气与残酷。

  • 推荐─如死的生活,方生的死寞(p.2)
  • 弃儿(p.313)
  • 萧红年表(p.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