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文/Stella Huang ....

掌握深度学习力,赢在入社起跑点
发表时间:2018-09-03

文/Stella Huang,Photo....

英国脱欧!渔权、边境关卡障碍难解

发表时间:2021-01-10 点阅:120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Guillaume Périgois on Unsplash/文:华科

 

欧盟自1957年签署「罗马条约」以来,经历多次因各会员国间国家利益上的冲突,威胁到欧盟的团结,但最后皆能透过密集协商和妥协,避免欧盟解体的恶梦。此共体时艰的共识,不应被一纸脱欧决议而改变,稳定与和平的关系,才可维护英欧最大利益。

 

英国脱欧过渡期2020年12月31日结束,欧洲联盟与英国达成脱欧协议,欧盟成员国已批准2021年1月1日暂时生效,向英国有协议脱欧暂迈进一步。欧盟源自经历数次战火蹂躏下的欧洲,在残破的家园和丧失无数生命的悲痛心理下,于1957年,由德国、法国、义大利和荷兰等6个国家共同签署了欧盟的肇始盟约——「罗马条约」,希望借由经济的联盟,解决政治上的冲突,以谈判代替战争,解决争端。

 

2016年6月23日的脱欧(Brexit)公投,结果以52%赞成及48%反对票,确定了英国将终止与欧盟间的政经联盟,并随即开启了一连串的脱欧协议谈判,以确定2021年1月1日起,英国与欧盟分道扬镳后,和欧盟27个会员国间往来的法律地位和各种规范。而伦敦金融中心的发展,不但影响英国,也牵动整个欧盟,甚至全球的金融市场。我国与英国和欧盟间经贸往来密切,就金融业务而言,伦敦一地即设有5家台系银行的分行和1家证券子公司,英国脱欧协议进程的发展实值得我们注意。以下拟就英国脱欧协议进度和争执焦点,以及未来仍将继续影响英国和欧盟间利益的因素略述如下。

 

不满经济和财政政策 欧盟成员间凝聚力饱受威胁

 

欧盟自成立以来,在德法两国的主导下,虽经过几次的扩大,却一直坚守自由市场机制,以保障欧盟境内公民、资金、税赋等在统一的欧盟法规基础上,得以自由移动,以期资本和劳动力发挥最佳配置与效益,并形成包含英国在内,人口总数约5亿人的欧洲「关税同盟和单一市场」(The Customs Union and the Single Market),在全球保护主义日渐成形的洪流中,形成另一举足轻重的经济板块。

 

为扩大单一市场的经济综效,欧盟理事会于2004年决定进一步扩大纳入受前苏联共产集团影响甚深的10国,包括波兰、捷克、立陶宛、匈牙利等俗称A10的中、东欧国家,促使大量新会员国人民迁徙至较富裕的西欧国家,以更低的工资抢食就业市场和社会福利。因历史背景和宗教信仰的不同,加上生活或行为模式的差异,逐渐对被移入国家形成难以忍受的压力。加上近年来在西欧国家不断发生的恐怖攻击事件,强化了西欧民众排斥大量外来民族或反欧盟的心态。

 

此外,相较于亚洲或美国近年来在经济上的表现,欧盟或欧元区内低迷的经济成长和萦绕不去的高失业率,2016年的英国脱欧公投结果,何尝不也是西欧民众心理的具体表现,连支持欧盟最力的德国,也出现以脱欧为诉求的政党(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 AfD),在法国、荷兰、义大利等西欧国家也陆续出现类似政党,凸显了人民对欧盟,甚至欧元区在制订经济和财政政策的不满,对欧盟的凝聚力形成严重威胁。

 

无法接受欧盟方案 英脱欧贸易谈判曾胶着

 

英国脱欧公投的结果,当然不是欧盟所乐见。许多负面的报导认为,脱欧后的英国,在政治上再无强大的欧盟做靠山,经济上将失去「欧洲共同市场」一员的身份,民间的往来和货物的进出,将重新面对海关的查验并缴交税赋,此外,其他非关税(如查验的延迟等)的不便,都将造成双方往来的困难和难以估计的成本。

 

以目前脱欧的协议内容来看,未来英欧间的经贸往来将采「包裹式」的协议方式,在互惠互利的对等原则下(Equivalence),希望人民与货物能继续往来如昔。由于谈判过程龃龉不断,进展并不顺利。至2020年10月底止的谈判胶着点,一为脱欧后,欧方在英国渔场捕鱼的权利和捕获量的配额上的争议;一为英国所拥有北爱尔兰与爱尔兰近500公里交界线应否设立实质的边界二大议题。因皆具有领土主权意义,政治敏感度高,谈判双方皆有坚持,不愿轻言退让。但英国历经大英帝国时代的淬炼,谈判手段高明,多次表示宁愿「无协议脱欧」也不愿妥协的架式,使得谈判气氛充满不安,而英国也似乎仗着双方皆为WTO的会员,一旦谈判破裂,仍有WTO在货物贸易上的规范作为最后防线。

 

释出善意遭拒 以伦敦为总部之国际银行另觅他处

 

伦敦主导了全球主要的衍生性金融交易,为了避免2021年1月1日英国脱欧生效日时,因协约尚无法底定而产生的金融市场动荡,英国于2017年底通过一项法令:「临时容许法令」(Temporary Permissions Regime, TPR)给予具EEA(European Economic Area,欧洲经济区域)身份的企业3年的宽限期,得继续在英国执行业务,直到英国与欧盟间新约产生,或企业取得新的营业执照为止。而英国原希望释出的善意能换得欧盟在「业务对等」期限上给予长期认可,却已遭欧盟拒绝,仅同意占90%的欧元金融转换交易的清算交割,仍得在伦敦清算所(London Clearing House)办理,却附加但书,将在18个月后重新审议其妥适性,或得在30天里取消现有的「业务对等」协议。

 

在英国注册的金融机构,一旦失去业务通行权(Passporting Rights),将不再享有一张营业执照走遍欧盟的优势,许多以伦敦为总部,而以整个欧盟为市场的国际级银行,在不能排除英国被终止「业务对等」的不确定因素下,已开始出现在伦敦以外的重要金融都市另觅处所的超前部署行动。

 

持悲观看法的人认为,伦敦失去欧盟这一重要市场,业务将大幅萎缩,重要金融机构被迫迁出有可能持续增加,将直接冲击伦敦整个金融「生态系统」,影响银行、保险、基金管理、证券、衍生性金融商品、金融专业人才、金融市场的基础设施等所形成的优势,伦敦长久以来所享有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恐将因此易位。

 

持正面看法的人则认为,伦敦将自僵化的欧盟金融法规束缚中解脱,得以再次在全球资本市场或投资银行业务中大展身手,有利于伦敦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提升。整体而言,英国将再次掌握独立自主的国家主权,自由选择对英国最有利的条件,折冲结盟,订定关贸协定(FTA),且不再负担每年近74亿欧元的欧盟会员费(2017年),正可用在其他建设或教育等支出上,截长补短间,脱欧后的英国前景应可乐观以待。

 

伦敦金融城每年产出占英国GDP6.9%,创造了110余万工作机会的英国金融产业。欧盟深知英国在欧盟境内业务通行权的重要性,而想利用此点作为后续谈判的筹码,以迫使英国在一些谈判胶着点上让步的企图昭然若揭。

 

英国虽将取回金融监理自主权,但全球金融市场受到2008年欧债危机的教训,全球金融监理不断朝全球一致化的方向发展,包括英国和我国都必须遵循由「巴塞尔银行监理委员会」制订的「银行资本适足率」(Basel Ⅲ)、「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Internatonal 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 IASB)所发布的「会计准则公报」(International Financial Reporting Standards, IFRS)、欧盟的「金融工具市场指令」MiFID Ⅱ(The Markets in Financial Instruments Directive, MiFID)、「欧盟资料保护一般规则」(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等,这些规范虽无适用上的强制力,但对欲与全球业务接轨的银行、企业或国家的主政机关,包括英国金融监理单位(PRA、FCA和BoE),即使脱欧后,对金融业者的法规制订和监管方式,仍须与上述法规或作业准则保持相当程度的一致性,此也将较易符合欧盟要求「业务对等」时,金融监理应具「一致性」基础上的要求。

 

互为命运共同体 美德法等国不乐见僵局

 

2020年11月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的候选人拜登成为新一代领导人的局势应已大致确定。拜登即将领导美国与欧洲所形成的西方民主阵营,和为防堵俄罗斯势力的再起所建立的NATO(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而欧美在2020年初面对COVID-19疫情的防疫失利和立冬以来的强力反扑,防疫大战成为拜登就任前的一大国事政策。将就任的美国总统已开始积极与欧洲主要领导人通话,表达将加强或修补美欧间关系的意愿,而具爱尔兰裔背景的美国新任总统拜登,对英国首相Boris Johnson目前在脱欧谈判上的坚持态度,将会产生一定的润滑效果和影响,以避免英国与欧盟间谈判出现僵局,而影响到美国利益。

 

英、德、法为欧洲经济实力最强的3个国家,政治、经济以及欧洲的国防安全,一直以来相互竞争,也相互依存,形成唇齿相依,甚至为命运共同体的关系。包括将就任美国总统的拜登,应该都不乐见欧盟谈判走入僵局,造成整个欧洲民主阵营实力的衰落。而欧盟自1957年签署「罗马条约」以来,经历多次因各会员国间国家利益上的冲突,威胁到欧盟的团结,但最后皆能透过密集协商和妥协,避免欧盟解体的恶梦。此共体时艰的共识,不应被一纸脱欧决议而完全改变。

 

尤以2020年11月亚洲地区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欧洲面对来势汹汹的亚洲竞争,和即将到来的5G网路世界,全球金融与政经环境正面临革命性的转变。2020年入秋以来,COVID-19疫情再次狂袭欧洲,使得地缘如此紧密的地区更须密切合作。无从预测后续脱欧结果,但面对如此严峻情势的欧盟,欲将心意已决的英国逼入绝境,只会对欧盟未来的存续带来更大伤害,2021年英国脱欧生效日起,稳定与平和的往来关系,才是英欧间较佳的选择。(本文作者为前台湾银行伦敦分行经理)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33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