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文/Stella Huang ....

掌握深度学习力,赢在入社起跑点
发表时间:2018-09-03

文/Stella Huang,Photo....

从美国选出首位女副总统 性平让竞争力升级

发表时间:2020-12-06 点阅:81
Responsive image

 

文:David Stinson孙维德, Photo by Omar Lopez on Unsplash

 

近期出现了多项性别平等里程碑,包括花旗银行任命珍˙佛雷瑟为全球首位大型银行的女性CEO,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任命芮诺-巴索为行长,更广为人知的是,美国选出史上首位女副总统。她们的任职为整个体制带来重大意义。

 

女性无论在哪个国家、哪个行业,都经常难以兼顾就业与生产育儿;有志担任领导职位的女性更是会因此遇到重大阻碍。妈妈一旦请了几年的假去照顾孩子,就会与业界脱节,失去最新的业界知识,之后难以升迁至管理职。公司如果想要让更多女性走进决策阶层,就必须解决女性还在初中阶职位时碰到的问题。

 

银行业增加决策层女性比例

 

花旗银行在2020年9月任命珍˙佛雷瑟(Jane Fraser)为全球第一位大型银行的女性执行长。银行业一直不喜欢任命女性为执行长,根据奥纬咨询公司(Oliver Wyman)的《2020年金融服务业中的女性》(Women in Financial Services 2020)报告,全球银行业的执行长只有6%是女性。

 

这项任命除了增加决策阶层的女性比例,也表示银行业开始接受新的人生规划。佛雷瑟讨厌华尔街的大男人工作狂文化,于是从第一个儿子出生时,就开始兼职担任麦肯锡的合伙人,一做就做了5年。

 

她在《财富》(Fortune)杂志举办的全球最有影响力女性线上高峰会中,回忆过去一位导师的话:「珍,你这辈子会经历好几个职业,每个职业可能都会做十年以上。所以为什么现在就要急着一次完成所有目标?放轻松、冷静,给自己空间去享受整个人生中每一段不同的过程吧。」最后佛雷瑟也的确回到了企业界。

 

在这方面,政府也制定了产假政策来减低女性员工生养孩子的压力,并借此让雇主提早知道年轻女性是良好的长期投资。只不过最重要的部分还是得靠公司。而且真要说起来,企业提高文化多样性的方式,几乎和让工作场所对女性更友善的方式完全重叠,几乎不可能只取其一。

 

人们可能会用经济角度来看性别多样性,如果愿意同时提拔男性与女性,高阶职位候选的人才数量就瞬间加倍,同时也能广纳更多有能力的人进入初阶职位。这当然没错,但性别多样性能带来的优势远高于此,提升多样性所需的条件也远比人们以为的更多。

 

我们有很多行为都是在文化中后天习得的,所以刻板印象总会带来危险。许多证据证实,女性在商场上的思维方式与男性不同,她们不仅更重视家庭,评估财务风险的方式也不一样。

 

人们常说女性比较讨厌风险,但这种说法过于简化。波士顿顾问公司(BCG)研究指出,女性在投资之前调查的资讯比男性更多。女性通常会持有较多现金和指数型资产,男性通常会不断基于直觉在市场上杀进杀出。

 

女性领导防疫成绩相对亮眼

 

两性处理风险的风格差异,可以解释为什么女性领导的政府因应武汉肺炎的整体表现似乎更佳。像台湾、纽西兰、德国这些国家,以及由伦敦˙布里德(London Breed)治理的旧金山这些地方政府,都在疫情恶化之前就采取行动。当然除了疫情之外,领导人还会面对许多其他决策,所以这并不表示女性的整体领导能力优于男性;但依然足以显示女性的决策过程与男性不同。

 

但决策风格的差异可能也让女性在升迁时遇到风险。女性通常会担心展现事业野心而变得很没女人味,所以比男性更不敢强调自己的资历,也更不敢主动要求加薪,但这两者都是重要的升迁策略。如果公司想要提拔女性员工,可能必须主动去问她们的升迁意愿。

 

金融业不仅较少提拔女性员工,也常遗漏女性客户的需求。BCG估计全球财富有32%握在女性手中,这个数字比全球高阶主管的女性比例还低。

 

此外,女性通常更想要用投资来保障生活,不想为了投资而累垮。《金融服务业中的女性》就引述了一位女性客户抱怨公司推销产品时的说词用了太多术语:「我在工作中已经很累了,我投资是为了可以照顾孩子,未来好好退休,才不是为了击败市场。」

 

女性更愿意投资ESG相关领域

 

女性的资金需求与男性不同,而两者的金融消费方式差异,也和女性到了职涯中期就会比男性更难升迁有关。在这种时候,男性投资顾问往往看不见收入波动对女性客户造成的冲击。

 

该报告也引用了世界妇女银行(Women's World Banking)总裁兼执行长玛莉˙艾伦˙伊斯坎德连(Mary Ellen Iskenderian)的话。世界妇女银行是一个与全球许多银行业与金融机构合作的非营利组织。伊斯坎德连指出,「你卖给男性的金融商品可能是男性顾客眼中的好商品;但为女性客户设计的商品却更能嘉惠所有人。」金融业即使不去承担这么远大的愿景,依然可以借由让女性员工一起设计金融商品,去吸引目前可能被忽略的重要客户。

 

性别多样性不仅能提升公司与员工和顾客之间的关系,显然也对其他利害相关者有利。女性投资人更认为金融与社会息息相关,比男性更愿意投资环境、社会及治理(ESG)项目。

 

工作环境对女性友善不会降低竞争力

 

目前还不确定性别多样性对公司的利有多高比例来自雇用更多女性员工,又有多高比例来自让女性更想来应征那家公司。虽然有大量相关研究,但都只能找到相关性而找不出因果。只不过企业不需要去管两者之间的差异,保守地说,只要企业想打造正确的企业文化,愿意重视上述的各项因素,自然而然就会让公司内的性别平等。

 

如果用整个文化的角度来分析性别问题,还会发现男性的工作方式也可以做出一些改革。例如若让男性能更弹性地安排工作,女性员工就会发现公司已经开始改变,员工可能也会更能与客户产生共鸣。这个例子还显示,对女性更友善的工作环境不但不会牺牲男性的利益,更不会降低整体竞争力。

 

这几个月出现了好几项性别平等的里程碑。冷战结束后不久,各国合资建立了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uropean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去协助中东欧前共产国家,该行在2020年10月任命芮诺-巴索(Odile Renaud-Basso)为行长。美国则在11月选出了史上第一位女性副总统,她将与史上年纪最大的新总统一同就任。希望她们的任职不仅能在自己的人生中写下重要一笔,也能为整个体制带来重大意义。

 

►►本文作者为台湾金融研训院特聘外籍研究员;译者为刘维人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32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