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想做斜杠青年,先拿回人生选择权
发表时间:2018-06-22

文/Stella Huang ....

掌握深度学习力,赢在入社起跑点
发表时间:2018-09-03

文/Stella Huang,Photo....

武汉肺炎大爆发 掀开全球经济弱点

发表时间:2020-04-23 点阅:563
Responsive image

撰文:Olga Rakhmanina

 

一场从中国开始蔓延的疫情,让全球化下畅通无阻的商品与人员流动陷入停摆,令人意想不到的灾难,造成全球社会经济重大损失,未来各国势必对于流动性问题、供应链是否分散的现实,找出一全新对策。

 

武汉肺炎疫情势不可挡,将各地公卫危机集结为一场全球大灾难。当下世界各国唇齿相依,中国这个生产与消费大国的灾情,已让过去畅通无阻的商品与人员流动陷入停滞,全球经济势必受损。各国政府都在分秒必争地设法降低损失,企业则纷纷思考是否要从中国撤出产能。

 

在世界即将告别2019年之际,谁也不相信会爆发一场全球性的流行病。但3个月后,正式名称为COVID-19的武汉肺炎却造成了全球前所未有的社会、商业及经济损失。封城措施只让灾区成为内地孤岛,无法阻止疾病传播到其他国家。如今国际旅游元气大伤,制造业供应链如履薄冰,2020年的全球经济成长也相当堪忧。

 

这种病毒的特性与演化方向尚未探明,因此还无法确定疫情要到何时才会以何种方式得到控制,自然也难以合理估计全球将蒙受多大的经济损失。然而,武汉肺炎其实揭露了当代经济的许多根本性弱点,那就是各地联系过度紧密,以及全球严重仰赖中国。安联集团(Allianz Group)估计,疫情与防疫将使全球贸易额每季减少3,200亿美元,相比之下,美中贸易战的伤害根本九牛一毛,在金融危机过去十多年后,全球化再次受到最严厉的检视。

 

全球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在武汉肺炎疫情蔓延之际,观察人士试图用过去纪录估计这场疫情的经济冲击;但2003年的SARS却无法当成参考,因为该疾病虽然在全球感染了8,000多人,导致774人死亡,让许多国家的经济与人民心理受到重创;但当时中国对全球经济的贡献却比现在低很多,其他国家受到的连带影响也比现在小。然而,如今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对全球GDP的贡献从20年前的4%成长到现在的15%以上,而且依然是全球最大的制造业中心之一,更是主要的消费大国之一。中国打个喷嚏,全世界经济真的都会感冒。

 

其中最明显要属东南亚,这些国家在过去几十年彼此加强联系之后,如今已与中国工厂、企业、游客密切相关。该地区的经济顾问机构,东协加三总体经济研究办公室(ASEAN+3Macroeconomic Research Office)估计,目前中国GDP成长将可能降低0.5%,而这将导致东协、中国、日本、南韩的整体表现降低0.4%。其中两大原因就是东南亚的旅游业萧条,以及中国消费水准降低。澳洲经济也严重依赖中国,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出口品流向中国,外籍学生中约有38%是中国人。

 

此外,旅游业也变得过分仰赖中国,麦肯锡(McKinsey & Company)估计2017年中国人出国旅游的支出超过2,500亿美元。2003年中国出境旅游人次仅2,000万,但预测机构IHS Markit估计,2018年的人次已成长至1.5亿。在泰国跟日本,旅客中有30%是中国人,一旦禁止中国人入境,就会丧失大量营业额和工作机会。

 

航空业的需求也大幅萎缩,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 IATA)在2月中估计,主要因为中国旅客减少等因素影响,亚太地区的航空公司可能总共损失278亿美元;而且因为疫情蔓延太快,两周后全球航空业的损失估计更是被迫提高到1,130亿美元。随着爆发疫情的地区增加,企业纷纷减少非必要的旅行,并取消同业大会、展览以及其他聚会。许多评论者也指出,社群媒体会让旅客连续好几个月陷入恐慌,使旅游需求更难复苏。

 

中国用「一带一路」计画成为了许多国家的主要投资人,高调地输入资金与劳工打造基础建设。1月底的农历假期结束之后,许多观察人士指出,由于中国人无法进入该国,某些建设开始断炊,就连中国的资产监理机关也承认计画「出现困难」。例如尼泊尔的波卡拉国际机场(Pokhara Regional International Airport)可能就会因为缺工而无法完成;斯里兰卡、巴基斯坦、巴格达、印尼也有类似情况。

 

某些经济体的处境更糟,持续一整年的政治动荡严重削弱了香港的地位;风灾以及将营业税升至10%的争议改革,则明显伤害了日本经济,而且长达2年的美中贸易战更是让这个区域雪上加霜。许多其他地方的经济也因为疫情蔓延,造成供应链中断与延迟消费,一一爆发警讯。

 

全球经济危机正在扩散中

 

在其他地区的感染率超过中国之后,国际市场开始关注疫情。麦肯锡估计,截至2月底,严重受影响的国家大约已占全球经济的40%。至于美国股市则出现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差表现,但这次各国决策者要处理的不是金融体系失能,而是同时影响供需两面的全球公卫危机。

 

此时人们都紧盯着各国央行期待降息,但某些观察人士指出,降低借款成本无法让疫区解除隔离,也不会修复供应链。而如果日常经济活动可能会让人染疫,民众就会尽量放弃外出而宅在家里。因此,联准会虽然在3月初宣布紧急降息,市场反应却不太热烈。

 

因此要防止经济走向停滞,甚至陷入衰退,就需要更全面的刺激措施。OECD估计今年的全球GDP成长率可能会从之前预期的2.9%降低到2.4%,它建议决策者支援弱势家庭,援助直接受疫情冲击的企业,避免经济大失血。如今越来越多人要求政府增加公共支出,设法抵销封城与旅游限制造成的伤害。

 

其中某些国家的确宣布了一系列援助计画。感染人数前几名的南韩,已经在3月初宣布要为企业与低收入家庭提供98亿美元资金;日本则在首相安倍晋三要求全国停课之际,宣布一项新的补贴政策来协助上班的父母。欧洲疫情重灾区义大利,则在筹划刺激措施来援助该国过去几年深陷压力的经济。根据彭博社(Bloom berg)估计,各国政府承诺或正在考虑的援助预算,截至3月初总计已高达540亿美元。

 

此外,由于借款人难以还款,银行业可能会陷入严重低迷。所以有人就认为,目前少催点款,总比大量客户倒闭之后银行呆帐激增要好。例如泰国银行公会(Thai Bankers’Association)就宣布,旅游业与零售业这类受到严重影响的行业,以及此时因失业而难以偿还抵押贷款的客户,还款宽限期可以向后延长一年;越南央行(State Bank of Vietnam)也在要求商业银行让借款人灵活支付贷款利息;而巴克莱银行(Barclays)、苏格兰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Scotland)等英国银行则主动联络客户,为受疫情影响的借款人提供透支额度或紧急贷款。

 

疫情促使企业重新思考布局

 

武汉肺炎点出中国对全球供应链有多重要。世界相当依赖中国的成品与半成品,HIS Markit的资料显示,中国是第二大制造业产品进口国,2019年进口额1.7兆美元;同时也是最大出口国,出口额2.5兆美元。中国进行隔离之后,许多工人无法上工,连锁冲击到世界各地的生产线。例如全球第五大的汽车制造商现代(Hyundai)就因为中国制的零组件短缺,被迫暂停南韩的生产线。

 

世界贸易组织(WTO)在2019年12月报告中的货品贸易指标为95.5,低于基值100表示走势低迷;但爆发武汉肺炎之后,如今WTO更是警告全球贸易将受到「重大」冲击。苹果公司的零件与消费都依赖中国,它目前估计已无法实现今年第一季的营收目标。汽车、制药、旅游、零售、饮料等各行各业也都发布盈利预警。投资银行高盛(Goldman Sachs)预测,供应链中断与经济活动减少将全面打击财务表现,标普500公司今年的收益成长将进一步降低。

 

当代供应链非常复杂,往往横跨多个地区,而且仰赖即时交货。为了提高成本效率,它们必须调整作业流程,因而牺牲弹性,碰到武汉肺炎这种灾难就难以因应。供应链长期中断后,那些严重依赖中国的企业势必会重新思考战略布局。当然,某些企业因为连续几年成本提高,以及美中贸易战的高度不确定性,早就行动了,但这次的疫情可能会让转变更快发生。

 

这场前所未有的疫情同时影响客服、经营、人资,让许多董事会忙得焦头烂额,此外也可能催生出史上最大的「在家工作」实验。而且因为某些公司已经开始设法减轻违约造成的财务风险,司法界正在思考这类「不可抗力条款」(force majeure clauses)在未来几年的适切性。而在企业设法从这种黑天鹅事件挽回损失的过程中,保险的角色将成为关注焦点。另外,之后很多公司将在管理时思考营运持续计画(business continuity plans)。某些评论者认为,这次疫情将让全球面对流动性有限、供应链分散的现实,因而带来一个全新的世界。这绝望的时代,也许很快就会让第四次工业革命热情拥抱新科技的态度,从科幻走入现实。

 

(本文作者为台湾金融研训院特聘外籍研究员;译者为刘维人)

 

〈更多文章内容请详:台湾银行家 [第124期]
探索更多精彩内容,请持续关注《台湾银行家》杂志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