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时间:2014[民103]

热门文章
新会员第一本免费,小编教你如何兑换!
发表时间:2016-10-03

「HyRead中信卡友读享乐」送给每位新....

全台80万金融人 不变身就淘汰
发表时间:2016-01-20

图片来源:周书羽 从「威尼斯银行」....

单纯美好的校园爱情故事《原来 幸福一直都在》

发表时间:2017-06-19 点阅:1460
Responsive image

开始,大学的爱情学分
「下课后,大家到系办公室前集合。每个人都要去和自己大一的直属学弟妹相认,然后带学弟妹参加七点在兴中堂的迎新晚会喔。」乱烘烘的教室里,班代张淑卿提高了声宣布。
「现在才说?人家早就有约了耶。」坐在身边的晓雨侧头低声道。
「跟子谦有约齁?好幸褔哟。」我给她一个笑脸。
「什么啦。」她双靥泛红,「那我的学妹就麻烦妳带一下了。」
「我帮妳带……?」
「好像面有难色?」她小嘴一歪,「喔!原来妳也想跷!」
「嘘!别说那么大声。」
「妳也有约齁?好幸褔哟。」她给我一个鬼脸。
坐在前面的诗雅回过头,给我们一个臭脸:「妳们两个,给我乖乖去参加迎新晚会,哪都别想去!」
晓雨和我相视咋舌。升上大二,苏诗雅优异的公关能力让她被选为康乐股长。我们都忘了迎新晚会是她上任以来第一场代表作。
下课后,在诗雅的锐利盯视下,晓雨和子谦装作满心欢喜地手牵手,一起去迎新。而我也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偷拨手机给文曲,取消原本要去的夜游。
文曲是我在大一时暗恋的男生,一个善良、体贴、对任何人都超耐斯的法律系男孩。
暗恋的对象会成为交往对象的案例不多,交往后会成为知心情侣的案例更少。但幸运的是,曲已经是我的男友了,更幸褔的是,他对我很好。
「这样啊?那擎天岗改天再去好了,不要让学弟妹失望。」
手机那端传来他温暖的声音。
一开始,我就是被这温暖又坚定的声音吸引,才注意到他。
「还规定说每个人都要准备节目,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要干嘛,好烦。」我嘟著嘴,一边讲一边把课本收进背包里。
「唱〈心墙〉呀。」
「嗯?」
「妳唱〈心墙〉,很好听啊。」
暑假时,我和曲相约去看海。
那时,他的雪白衬衫随着海风的节奏,轻柔飞舞。
几度,他的乌黑瞳眸远眺海平线的船帆,沉思恍惚。
望着好看的侧脸,不想问他在想什么,只是自然地从身后拥住,把脸颊靠在他的背上,从温暖里得到幸褔。
我不自觉哼起了〈心墙〉。那时,他没有说好听。
现在听他这样说,心里有巧克力的味道。
「那,你可以来帮我伴奏吗?」
「呃?没关系吗?」他还记得我说过,我们的恋情要低调保密。因为大一时我饱受流言传说的困扰,为了保护曲、保护我与曲之间得来不易的这份感情,到现在除了晓雨和子谦外,我都还没跟任何人提起和曲在一起的事。
「嗯。人家问的话,就说我们是好友吧。」
「好啊。」
步出教室,在门口的诗雅分给每人一张资料卡:「每个人都按学号找自己的直属学弟妹,请熟记学弟妹的个人资料,才不会太陌生!」
系办前的走廊上,学弟妹们原本窸窣低语,在张淑卿的击掌下顿然而止。
「欢迎各位学弟妹加入社褔系的大家庭!我是社褔二A的班代张淑卿,现在开始点名,点到的请往前站一步,会有学长姊出来认你们。」
站在眼前的尽是生嫩的面孔,有的看来腼腆,有的写着期待。
张淑卿逐一点名,班上几个男生见到走出来的学妹长得正,还发出「耶」的低呼声。
连续几位的学妹被叫出来,男生低呼「耶」的声音愈来愈清楚。
「王静恬。」外型亮眼,笑得很娇的学妹站出来;我身后传来长得猥琐的郭倍自言自语:「哇,超正!冒喜呀!学长是谁?」
「哈囉,学妹。我是学姊廖晓雨。」晓雨立即上前,亲切地拉起学妹的手。
我回头低声:「可惜不是你。」
「还有机会,呵呵。」郭倍伸长脖子,往前观望。
「喔?你的也是学妹?」
他满心期待地低声呵呵傻笑,说什么他的学妹是林志玲。
我心里才犯嘀咕,就听到张淑卿点唤林志玲,引来大家一阵惊呼。
哪有可能!我抢过他手中的资料卡,原来是:林智菱。
所有搜寻的目光都写着期待。
一位学妹怯生生地走出来。
长得很……安全,身材很……安稳。
「袁芫媛,妳直属学妹。」郭倍马上向身边的袁芫媛说。
芫媛体重虽然与个性一样乐观进取,脑袋可清醒著:「我、的、是、学、弟。」
「她的学长还是学姊是谁?」张淑卿见无人出来相认,大声问道。
郭倍放低身子,打算溜出人群,同时放声:「是跷课没来的混仙秦胜华―」
我一把拎住他的衣领:「的室友郭倍!」
他垂头丧气地走出去认领。
「下一位,吕少轩。」
我瞄了一眼手中的卡片,站上前:「哈囉,学弟。我是学姊江竹铃。」
学弟妹们传来一阵低呼,有人说:「哇,好正的学姊。」
「李恩倩。」长发遮住半边脸的女生从后方挤出来,张淑卿见没人上前认领,瞄了一眼手上的文件,「她的学长是……秦胜华。」
「开学到现在还没见过他。」左子谦是他的室友。
现场一阵静默。学妹低下了头,另半边脸也不见了。
我的女侠细胞不自觉站起来,走近她:「学妹,跟我们一起吧。」
廖晓雨、苏诗雅与袁芫媛,是在大一时同住大慈馆的室友。经历一年华冈的风雨云雾,虽然偶有误解、摩擦,也曾共同欢笑、彼此扶持过;到学期末开始为下学期的住宿打算时,她们竟不约而同要与我继续当室友。
情同姊妹、喜欢用可爱语气叫我「竹竹」、听起来却像「主竹」的晓雨说:「主竹像天使一般照顾我,人家当然要和主竹继续同住啦!」
经常和我斗嘴、不时话中有话、对我的原则嗤之以鼻的诗雅说:「有竹铃的笔记和重点,我才能放心去联谊找幸褔。」
爱吃爱睡、号称「胖子界久令」的芫媛说:「没有竹铃的Morning Call,上课怎么爬得起来?没有竹铃为我们准备的早点和消夜,人家怎么胖得起来?」过一个暑假,体重已超越九○的她,讲「人家」的时候,还学晓雨歪著头,让我不知如何回应,只能苦笑。
所以升上大二,我们四个仍然同寝室。
依诗雅的提议,在与直属学弟妹相认后,我们与晓雨的班对男友左子谦相约带学弟妹到大雅馆餐厅吃晚饭,借此拉近距离。
「我是大二的康乐苏诗雅,欢迎你们加入社褔系的大家庭!以后有关联谊的活动可以来问我,室友们老爱称我联谊女王,要找幸褔找我就对了。以后如果不从事社工,我可能会开一家红娘婚友公司哟。」诗雅的开场白,让眼前原本拘谨的表情放松不少。
诗雅接着还介绍了学校及系上的事,引来笑声;她的公关能力果然超强。但是我发现坐在面前的学弟似乎没在注意听,他的表情……盯着我。
「学弟,」我不禁摸了一下脸颊,「我脸上有什么吗?」
他发现我的目光对上,赶紧回避:「喔,没、没什么。」
微卷的发、放电的眼、有型的腮,想不到学弟是一般女孩子会喜欢的那种帅。
大家各自领着学弟妹到自助餐台点菜,再回到座位。
为了化解陌生,我照卡片上的基本资料,主动与他聊一些高中生活。
高中时念的是明星学校,是校际杯的篮球明星,功课是师长心目中的明日之星,连长相都像电影明星。
所以班上女同学、学妹,见到他都会像见到偶像般,低声尖叫。
「低声尖叫?你……会不会太敢讲了点……」我嗫嚅道。
坐旁边的王静恬插话:「他说的是真的。我高中时和他同班。」
「喔。」有目击证人,看来这个吕少轩不是在臭屁,「咦,那妳跟他―」
「人家有男朋友了啦……」她娇娇地低声回应,害羞样子跟晓雨一样可爱。
「那,看来学弟应该也有女友了吧?」按同理可证的逻辑,我随口找话题。
「没有,我没有一个看上眼的。」虽然是夏末,华冈的风,仍然很大、很凉,加上他冷冷地抛出这句,我的背脊一阵冷。
我不知该接什么。原本转头的静恬学妹趁与晓雨聊天的空档,又朝我作证:「他不是骄傲,是眼光太高,他说要将今生所有的爱,用来只爱一个人,所以不是最爱,不会交往。够专情吧?呵呵。」
「是喔。」这个眼光比一○一还高的吕少轩,让我不知该跟他再聊什么。
他也尴尬起来,「学姊别听她乱说。那时只是想专心念书,不想分心而已。」
「啊,原来如此,真乖。」我点点头,松了口气。「以后需要笔记、画考试重点,都欢迎来找我。但如果想谈恋爱,就找诗雅学姊吧,她办的联谊活动不会让你失望。」

 

本文节录自《原来 幸福一直都在》,秀威资讯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