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时间:2013[民102]

热门文章
新会员第一本免费,小编教你如何兑换!
发表时间:2016-10-03

「HyRead中信卡友读享乐」送给每位新....

全台80万金融人 不变身就淘汰
发表时间:2016-01-20

图片来源:周书羽 从「威尼斯银行」....

死刑今夜执行

发表时间:2017-05-09 点阅:1170
Responsive image

《死刑今夜执行》内文试阅

夜,九时三十分。

「轰」一声,沉重的铁栅门关上了。

生与死从此分开了。

贴墙放著两张双层木床,一张白色,一张灰色。中间一张小木桌,上面放著一碟青菜、一碗蛋汤、几个肉包子。这便是优待死囚的一顿晚餐。

三个人全是小伙子,最小的那个不过是十五、六岁模样。监狱卫兵李由看守死囚室二十年,眼前这小子可以说是他见过的最年轻的死囚了。

这几天枪毙的人多,昨天是个大姑娘,前天是两个大汉,犯人们都是由普通刑警押送来监狱的。但是今晚就不同了,公安局楚局长和监狱长亲自率领七、八个刑警押送,场面之大,规格之高,实在是历来少见。

牢门外,所有的卫兵排成一直线。身材魁梧的楚局长目光炯炯扫视著说:「今天晚上,大家要特别小心。这三个人是江青同志亲自点名枪毙的!」

李由站在队伍中纹风不动,心里吃了一惊,三个人年纪轻轻,竟然罪大恶极,要惊动江青?

「这三个人属于一个地下反革命组织,」楚局长愤慨地向大家说著:「叫着『自由与民主的呼声』。只要听听这名称,便知道他们有多么反动……」

囚室内,那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子猛地站起来,身上的铁镣铿锵作响。他挥动血肉模糊的拳头,愤怒地吼叫着:

「反动的是江青!她害死多少人?文革害死多少人?」

楚局长脸上掠过一丝冷笑,没有理睬他。

「今夜,谁负责看守死囚室?」

「我。」

李由从队伍中向前跨出一步,脚后跟用力一碰,挥手向楚局长敬了个军礼。局长打量着他,眉头皱了起来。

李由今年快五十岁了,头发斑白,满脸皱纹;虽然他竭力挺直腰杆,仍然掩饰不住微驼的背脊。

监狱长一眼瞟见局长不悦的表情,立刻凑近他,微笑着说:「李由是贫农出身,大字不识一个。他看守监狱二十年,一次事故也没发生过。我们单位评选模范共产党员,老李年年榜上有名……」

监狱长是出了名的冷酷,从来不夸奖手下。李由脸上一阵发烧,今晚自己真的太有面子了。

楚局长满意地点点头:五十岁人,妻儿一堆,不会乱来;乡下出身,大字不识一个,也就不会看地下传单,不会看任何刊物,这种人没有自己的思想……

「要得!」楚局长放心地拍拍李由的肩膀:「刚才这小子恶毒攻击文革,你来反击。」

李由保持着标准的立正姿势,中气十足地回答:「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好得很!五、六年再来一次,很有必要!」

男孩子咬著牙,要扑到牢门上来。两个同伴立刻抓住他,用力把他拉回床边。

楚局长好像打了场胜仗,率领着刑警们沿着走廊凯旋而回,走廊两旁,一间间的牢房,各式各样的囚犯都挤在牢门上,向外张望着。他们大都看过「自由与民主的呼声」的传单,有的人就是因收藏传单而关在这里的。

八面威风的楚局长望着走廊两旁的犯人,脸上浮现出傲慢的狞笑。他停下脚步,回转身,向着死囚室一字一字地大声宣布:

「死刑明晨执行!」

* * *

夜,十时。

三个死囚坐在床沿,吃着他们的晚餐。他们吃得很慢,很慢,慢得不像在吃东西。

李由穿着军大衣,在牢门外踱著。二十年了,看惯一个个的死囚押进来,看惯他们一个个押上刑场。他从来不会替这些人难过。并不是因为大家互不相识,而是因为他知道政府不会错,政府要杀的人一定是该死的!

但是今晚,他心情不知怎地格外伤感。

那个男孩子拿着一个肉包子,好像舍不得吃,放在鼻子前轻轻闻著。

「他是用左手的。」

李由的心一阵抽痛,小山也是用左手。

「如果小山活着,今年也跟这个男孩一般大了。」

李由想起死去的儿子,眼睛湿了……

三个死囚都停下来不吃了,桌上的东西几乎没有动过。

李由回头看看卫兵室墙上的日历,今天星期二,明天星期三,他们的生命就要结束了。在这种时刻,谁还有心情吃得下东西呢?

李由不忍心再望着这三个年轻人,他转过身,准备回到自己的卫兵室去。

「老伯,老伯。」

那个男孩子站在牢门边,温和殷切地问:「老伯,昨天这里是不是关着位姑娘?她叫金莲。」

李由默不出声地望着男孩。他从来不跟死囚交谈,这是避免犯错的最好方法。不过昨天关押的那个金莲,他的印象可深刻了,是她太漂亮,还是她的遭遇太悲惨?

「老伯,你告诉我,她有没有受到虐待?你说啊!」

李由咬著嘴唇。昨夜,死囚室中的惨叫声曾经刺痛他的耳膜。

男孩看见李由的表情,伤心地垂下了头:「我知道,她一定像我们一样,遭到拷打。」

不,不是拷打!李由几乎忍不住要喊出声。她是被强奸的,被一只披着人皮的禽兽!

「无论如何,」男孩骄傲地说:「她绝不会出卖组织的!」

是的,是的,孩子,你说得对。她本来有机会逃过凌辱、逃过死刑,只要她肯屈膝投降。

「老伯,请你告诉我,昨天晚上,她睡哪张床?」

他脸上流露著哀求的神情。李由情不自禁地指了指左边那张白色的床。男孩子拖着受伤的腿,用手撑著墙,艰难地走到双层床前,缓缓地躺在下面一层。

多么坚强的孩子,到了生命最后一刻,他关心的仍然是别人。李由呆呆望着他,忘记这是一个反革命份子。

「天啊!这是最后的晚餐啊!」

躺在床上的男孩子突然发出一声惊叫。

两个同伴本来坐在另一张灰色双层床上,听到男孩的叫声,他们都扑到白色床前,跪了下去,伸手搂着男孩。三个男孩的头紧紧依偎在一起。

看到这凄凉的一幕,李由只觉得喉咙梗塞,鼻子一酸。他回到卫兵室,颤抖著坐在一张大椅子上。

「老伯,请你熄了灯吧。」

整个监狱的电源开关都在卫兵室,李由拉下了总开关,所有的电灯都熄灭了。

黑暗中,传来了三个年轻人低低的、含糊不清的谈话声。也许,他们在回忆自己的童年时光;也许,他们在回忆自己的亲人;也许,他们在讨论地下组织的成败……。不管怎样,那个男孩似乎已经克服了死亡的恐惧。

李由觉得稍微放松一些,他裹着军大衣,斜倚在椅子上,迷迷糊糊睡着了。

* * *

晨,五时。

「有鬼啊!」

一阵凄厉恐怖的嘶叫声震撼监狱,吓得李由从椅子上滚到地板上。他手忙脚乱地爬起来,扳上总开关,借着刺目的灯光,他看见死囚室的铁门内两个小伙子满脸惊惶,魂不附体地骇叫着:「鬼杀人……」

李由一个箭步窜到门前,伸长脖子张望着。

白色双层床的下层,那男孩子一动也不动,四肢僵直,两眼圆睁;脸上出现血斑,嘴唇乌黑……,他死了。

他的死刑本来定在上午,是谁提前在夜里执行了?

 

〈全文未完,完整内容请见《死刑今夜执行》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