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专栏吴东龙的东京大人味观察

以设计为核心,学习、观察、书写、出版与从事设计工作。 2006年起于华文地区出版《设计东京》系列,现为作家、书籍编辑、视觉设计师与专业讲师,亦从事展览、书系与讲堂规划等工作,更参与广播「建筑美乐地/遇见设计」单元录制,于台 · 港 · 中参与讲座及主持活动逾百场。文字、设计作品见于两岸三地媒体与出版。近期出版《100?东京大人味发见》。

任性大叔的40年编辑物语《圈外编辑》(下)

发表时间:2020-08-15 点阅:934

透过《TOKYO STYLE》都筑响一想消除东京的公寓居民心中矮人一截的感受,于是,他又开始了另一个《ROADSIDE JAPAN 珍奇日本纪行》的摄影集企划,去采集日本乡下地方有些大青蛙雕像、大金佛或秘宝馆等特殊的地方,透过这样的出版让那些认为「不去东京是行不通的」的年轻人改变他们对脚下土地的看法。

 

 

接着还有了《珍奇世界纪行》、甚至足迹踏上了美国寻找珍奇景点。期间他发现到有些乡间经典电台仍然播放著30年前PINK FLOYD(1965年成立的英国摇滚乐团)的歌曲,虽然已不算时髦,但比起「年轻时说非听摇滚不可,不久后说大人就该听爵士,最后在高级卡拉OK跟大姐姐双人对唱」的人生赢家,对于到死都要听PINK FLOYD就无比满足的人生输家来说,在他眼中显得高尚许多。也因为这些经验,都筑响一发现了城乡之间有种「瞧不起」的风气,且在各国各地都常发生得没完没了(就像天龙国跟...),也在此反而凸显了大叔无偏见与实地求是的客观角度,一切都归于自己的喜好与好奇。

 

 

后来他关注到「死刑犯写的俳句」,也关注当时犹如地下音乐的嘻哈,撰写专栏并出版《夜露苦死现代诗》,将嘻哈中的歌词视为诗般的创作,接着又开始专攻日本饶舌歌手,进出那些塞满年轻粉丝的live house,以那里罕见的大叔之姿在演唱现场拼命拍照与采访,填补主流媒体只字不提的日本音乐文化。他更体悟到因为「专家的怠慢」不事出版,让自己永远无论在室内设计圈、艺术圈、音乐圈或文学圈,都是个事倍功半的圈外人,过著走钢索般,抵达不了对岸的「版税生活」。

之后的都筑响一在2012年开始经营网路自媒体,发行每月四次的「付费电邮杂志」《ROADSIDERS’ weekly》,每回包括两百张以上的照片与一万字的文章,涵盖内容也相当广泛,甚至大胆和无名创作者合作,弥补许多实体杂志逐渐丧失的有趣企划与大胆创意,也因电邮杂志无论在文字与照片都没有实体杂志印刷版面上的限制,更能将一件事物完整且立体地报导。至于防复制的问题,他反倒认为,因为是报导而非作品,更希望资讯扩散,且数位时代的「防护」在本质上是种违反潮流的技术。(所以相当坚持版权与肖像的日本艺人、流行音乐等就逐渐在影音平台上消失,也在年轻族群的文化创意里式微了吧!)

 

 

对于数位时代的网路行销大叔也很有意见,他认为以点击数或按赞数认定网站的成败,就像电视圈只能用收视率来判断般一点也不准确。

 

 

由于技术进步代表着无论是摄影、编辑软体或是文字等学习技术的时间缩短、创作表现的门槛拉低,反倒是感性与行动力成为关键,还直指「只靠经验值活到今天的资深专家将会越来越难熬」,虽然站到起跑点上比从前容易,但要做出别人做不到的东西永远都是困难重重。工作四十年的大叔说,终究「专家还是非得做业余人是做不到的事」,能做的不是「业余人士做不到的事」而是「业余人士交不出的量」,用他选择以大篇幅的电邮杂志内容量来解读或许妥贴。

「到底我们现在站在什么样的潮流或时期呢?」大叔以时尚来做比喻,假设有人看到无论如何都想买的外套,都会去想如何和其他服饰单品搭配,将各种时代感和各种等级的衣服搭按照自己的方式搭配起来,而不会像时尚杂志永远只会出现同一品牌的穿搭,那才是当今时尚的基本感觉吧!

 

 

大叔用「无潮流时代」来定义现代,正是因为网路的关系,我们已不再需要媒体告知潮流,媒体以特权收集资讯、传播「流行」的时代已经结束。以工作趣味的角度来看,或许我们现今正面临大叔所谓「最刺激的时期」!也就是我们都将是自己生活的编辑者,用独特的眼光去追求自己真实感兴趣的事物,编辑自己的生活,也可能用编辑来改变这个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