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专栏吴东龙的东京大人味观察

以设计为核心,学习、观察、书写、出版与从事设计工作。 2006年起于华文地区出版《设计东京》系列,现为作家、书籍编辑、视觉设计师与专业讲师,亦从事展览、书系与讲堂规划等工作,更参与广播「建筑美乐地/遇见设计」单元录制,于台 · 港 · 中参与讲座及主持活动逾百场。文字、设计作品见于两岸三地媒体与出版。近期出版《100?东京大人味发见》。

遇见〈雪梨歌剧院 SYDNEY OPERA HOUSE〉

发表时间:2020-01-10 点阅:871

没想过会有机会亲身造访〈雪梨歌剧院〉并一窥究竟,这个建筑史上绝对不能遗漏、也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建筑之一;更也没想到,原来从我的旅馆〈Paramount House Hotel〉步行便能抵达。

 

这栋在Bennelong Point(班尼朗角)的世纪建筑,原来是座落在一个人工半岛上,在灿烂阳光下能在此享受雪梨湾的蓝天碧海、海鸟飞翔与海风吹拂,还能远望1932年的雪梨港湾大桥,还有一片帆船点点的湛蓝景致,我穿过皇家植物园路径、渡轮码头而抵达歌剧院,这回终于亲眼看见。

 

 

歌剧院的雏形早在1957年的国际竞图中是以钢笔画出简单的素描设计图,并在两百多件讲求实用的设计稿中脱颖而出,且是来自丹麦的住宅设计师Jørn Utzon,勾勒出如诗般如风帆、如羽翼般的优美弧线。虽是轻轻一笔的屋顶弧弯,却耗费了工程团队三个阶段从1959年到1973年完工,比当初预计的时程晚了10年。原本七百万的建造经费,最后总费用达一亿零两百万美金。

 

 

歌剧院的建筑共有三对风帆,面北的两座中,有最大并可容纳2679人的是西侧的「音乐厅」建筑,内部高低最大距离达25 米,另有话剧厅(容纳544人)、面对雪梨湾的露台、超过万根风管的管风琴、录音间、排练室等;「戏剧院」则可容纳1507人,并设置旋转舞台、70人的乐队池、有面海长廊、露天与室内餐厅等;另一个面向西南的小风帆则是餐厅建筑,建筑内共计有近千个房间。

 

 

在这个海湾的建筑从不同面向远看,有着不同的姿态样貌构成不同的风景。近看则是可以发现基座、地砖都是采用粉红色的花岗岩,尤其是用螺丝锁上的地砖似乎在维修上也特别容易更新;而由瑞士制造商打造超过百万片具自洁功能的人字纹路瓷砖,近看原来略带黄色,并且磁砖间以水泥填补隙缝,但在阳光下从远望反而展现鱼鳞纹路与波光粼粼的美感。

 

 

2003年,没有亲眼见到建筑被完成的86岁Jørn Utzon,获得了迟来的普立兹克建筑奖;而在四年后2007年,这栋才35年的建筑,就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文化遗产,又似乎来得很快。再过几年就要度过半个世纪的伟大建筑,从现地看来却依然经典依旧迷人,也仍旧是游客如织的首要景点。而这座世纪建筑,将持续在澳洲吸引旅人的目光与造访,而这栋充满乘载着美、也孕育文化的世纪建筑,更值得我们借镜一栋深具影响的伟大建筑,是如何值得等待与如何在困境中的诞生。

 

 

◎雪梨歌剧院 SYDNEY OPERA HOUSE

 

https://www.sydneyoperahou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