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专栏纸飞机的故事生活

我确信这世界是由故事所组成,故事就是我的生活--我在生活里找故事,在故事里找生活。申惠丰,静宜大学台湾文学系助理教授、《纸飞机生活志》总监。

有机,一种好生活的概念:专访黄博元医师

发表时间:2019-08-05 点阅:299

脱下遮阳帽,「民安农场」主人黄博元医师招呼我们喝茶。有机茶,那是当然,黄医师对「有机」两个字十分坚持,只要谈到「有机」,他就浑身是劲,手舞足蹈,滔滔不绝,像个看到心爱玩具的小男孩,迫不及待的想跟玩伴们分享,他的热情很有渲染力,你很难不喜欢他。

 

 

坐在一旁的是郑庆凰大哥,「友善大地有机联盟」的采购专员,因为工作关系,他对台湾有机农业的分布与发展知之甚详,比起黄医师的热情奔放,郑大哥给人一种温和宁静的安定感。他们俩一边泡茶一边聊著当季的收成,我们则专心品茗,负责大惊小怪的赞叹:「这茶也未免太好喝了吧!」

 

 

七年前,黄医师退休后,和妻子一同投入有机叶菜的栽植,从外行到内行,黄医师花了非常多的时间研究、测试有机栽植的技术,如今已有一套非常完善的管理系统。郑大哥说,黄医师有机农场的管理方式,不论是植物生长状况还是收成,都目前「友善大地有机联盟」看过最稳定的。

 

 

黄医师也不藏私,非常乐意将他所知所学全部传授,他说,台湾有机农业刚起步,贸然投入风险很大,「所以如果有人想要学习怎么种有机,我都让他们来学,先让他们尝试看看,感觉有兴趣再进行下去,觉得不适合就不要投入。」黄医师指著距离农场不远的四座温室说:「那是一对本来在科学园区工作的兄弟辟的,他们就是在我这里学怎么种,只学了一个礼拜就自己盖了温室,现在经营状况也很不错。」

 

 

十分之一的成功率

 

 

「以前我们常会说,做有机农业,做十家倒十一家。」那多出来的一家是怎么回事?看着我们疑惑的神情,郑大哥接着说:「被借钱借倒的!」这听起来像个玩笑话,但却明白的点出台湾有机农业发展曾经遭遇的惨烈困境。「那个时候做有机,人家会问你是不是农场里有养鸡?」郑大哥边说边笑。

 

 

台湾的有机农业自1986年政府开始示范、推广,发展至今已历30年,在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里,有机农业在台湾多少也打下了一些基础,相关的法令、认证机制、经销管道,以及观念的建立,都比过去成熟许多,大众对有机农产品的认知与接受度,也有很大程度的提升,郑大哥告诉我们,现在的状况的确比以前好,但十个做有机,仍有九个倒,「虽然只有一个活下来,但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郑大哥指著黄医师说:「他就是一个好例子。」

 

 

不知道是郑大哥太乐观,还是我们太悲观?这百分之十的成功率,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值得令人激奋的数字。郑大哥说,这是目前推广有机农业极待突破的困境:买单的消费者并不多。「有机要走得下去,消费者的支持力量很重要。」郑大哥指出,他目前接触到有机商品的消费者,军、公、教人员占了不小的比例,「这不是说有机产品只有这些中产阶级才消费得起,而是他们对有机的观念接受度比较高,这些人大多很重视食品安全和身体健康。」郑大哥说。

 

 

观念的改变最难

 

 

当然产品价格与取得的便利性,也是影响有机产品消费的主要原因之一。有机蔬果相较于一般农产品而言,价格的确高出不少,但郑大哥指出,根据调查,全有机家庭的伙食开销,只比一般家庭高出1.5倍,比预测的三到四倍低得多,原因在于节制性的消费,因为有机食材比较贵,所以比较不会有过量购买的情况,「事实上,我们现在的消费习惯不太好,常常浪费许多资源。」郑大哥说。

 

 

根据「联合国农粮组织」调查,全球每年生产的食物中,约有三分之一遭到丢弃,其中蔬果类占了45%,但全世界每年约有七分之一的人口处于饥饿状态,每天有将近20000

5岁以下的儿童饿死,「所以适当的消费和适合的消费是我们每个人要学习的事。」郑大哥说的语重心长。

 

 

至于便利性,郑大哥说,有机农业占全台湾农地不到百分之一,我们的消费市场的确没有办法很容易地取得有机食材,这大大的削弱了有机农产品的竞争力,「毕竟你到菜市场买菜,只需要花三分之一的价格,而且走出门就买得到了。」但这也不是无法解决的事,只是不好买,而不是买不到,郑大哥认为,只要我们改变一下消费习惯,就可以克服这个问题,「但,改变大众受限的观念,才是推动有机最困难的事。」

 

 

别当一台高级排毒机

 

 

为什么要坚持有机食材?「你选择要吃药,还是要吃食物?」郑大哥打趣的说。由一般惯行农法所生产的蔬果,整个生长过程都与化学药物密不可分,郑大哥说,这样的蔬果长得漂亮、卖的便宜,也很好吃,但都是靠农药、激素种出来的,「我们吃进肚子里的全是化学成分,一般大众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都把自己当成一台高级的排毒机。」这个比喻很讽刺,但清楚的点出有机饮食的重要性。

 

 

选择有机,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身体健康,一旁黄医师边帮我们上茶边说,他经营有机农场,就是因为过去看过太多受苦的病人,「平常我们摄取那么多的毒素,怎么可能不生病!」郑大哥强调,吃有机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不吃有毒的东西,是为自己好,这些都是真正清净的食物,充满了土地给予的祝福与活力。

 

 

郑大哥强调,我们不需要骤然的改变既有的饮食习惯,「你可以循序渐进的选择,比如说一个礼拜选一天或者每天选一餐,慢慢地改善自己的日常饮食。」郑大哥十分推崇新北市政府推动幼稚园、中小学营养午餐每周供应一次有机蔬菜的政策,他说这就是一种循序渐进的改变过程。

 

 

「我们不要只把有机看成是一种商品,有机其实更应该被视为一种生活模式。」郑大哥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