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自己得了癌症,人生就快结束了,哪还有时间忧郁!」──专访抗癌斗士萧正仪

发表时间:2018-01-16 点阅:5477

今天作家生活志邀请到了即将在十一月出版《因为爱,我存在》的作者萧正仪老师来进行专访。正仪老师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早年曾从事精神科护士的工作,在几年后转职为文字工作者,然而正仪老师不幸地罹患「重郁症」及「多发性骨髓瘤」,她开着自己玩笑说自己是成功收集重大伤病卡的病人,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正仪老师先后从重郁症与癌症当中康复,让我们来听听她的抗癌心路历程,以及自己重回热情之路的过程吧!

 

心灵转捩点-写作

正仪老师透露,因为学生时代不喜欢数学,加上父母都是医学背景,在医院里又比较能感受人生老病死的过程有助于写作,因此决定听从父母的建议,踏上医学之路、成为一名护士。在当护士时,她也不忘对写作的热情,参加了许多文学性质的协会,以及文学创作比赛,并受到很多老师、评审、前辈的鼓励,司马中原先生、杨昌年先生、简媜小姐等等,都是激励鼓舞她前进的贵人,更在医院实习期间遇上了前中央日报主笔、国家文艺奖评审韩涛先生,有幸让他指导创作,往后还因韩先生的鼓励,到大学修课精进自己。

正仪老师说:「年轻时写作都只着重技巧,停留在很会玩文字、很会表现的境界。经过了人生的历练之后,就想透过写作帮助每一个人。现在,我以写作去反映生活,将写作作为心灵转捩点的出发。我曾在托尔斯泰的艺术论读到某一段内容,大意大概是:『艺术是表现未来人们共同的生活与想法。』文学是八大艺术其中之一,因此写作上,除了技术、文字练达,叙事逻辑之外,我更在意写一篇文章跟一本书带给别人什么价值?例如,『人生是什么?』『怎么去表达人生的看法?』我的某位老师曾经说过:『哲学找到人生方向,而文学则是实践哲学。』这是写作过程中更重要的,不一定要有目的存在,而是有自己的轴心。在写作当中,最在意的是到底要给别人什么,至于书会不会受欢迎,有没有大众的市场,反而就不太在意了,那就交给出版社的编辑跟行销们去烦恼囉!

 

信仰、忧郁症、康复

正仪老师因为有精神科护士的背景与知识,当发现原来是好奇宝宝的自己,对什么事情都没兴趣,也提不起劲时,猜想自己应该是病了,于是决定去看医生,进而验证了自己得忧郁症的事实。作家简媜跟正仪老师是多年好友,简媜曾告诉正仪老师,年轻时太一帆风顺,中年遇到挫折时,就很容易得到忧郁症。而忧郁症最后是如何治愈的呢?正仪老师十分幽默地说:「知道自己得了癌症,人生就快结束了之后,哪还有时间去耍忧郁呀!」

 


●信仰犹如茫茫大海中的灯塔,插图/高依 from 《因为爱,我存在》

 

正仪老师说:「人难免会遇到忧愁或是不顺利,这时候『信仰』就十分的重要,它能帮助我们度过这些难关。因为信仰,我相信一切都是神的安排。生活应该顺势而为,顺着环境与神的引导。神为我安排了家人,家人为我安排打点了生病后的周遭环境。所以我选择了相信医生,也相信这一切,若是我只相信自己,那这个病恐怕很难好。」

说也神奇,正仪老师所罹患的重郁症,原被精神科医生诊断为终生无法根治的精神疾病,而现在竟连药都不用吃了。然而,医生不敢掉以轻心,做出可能是体质特殊的因素所造成的影响,也因此要求正仪老师要定期回诊,聊聊天。

信仰帮助正仪老师从疾病中康复,也从信仰悟出人生观。正仪老师:「有信仰跟没有信仰的差别在于,没有信仰就不知道生命的过程、灵魂的归处。即使今日风华绝代,但有一天衰老时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如果没有信仰、没有爱,人生是很苦闷的。信仰帮助我思考人生中到底什么才是有价值?我从来不会传教,信仰不被我视为一个宗教,因此我不会去挂十字架,或者拜东西保平安。只是接受了这个生命与信仰,就像我接受了别人移植给我的DNA。如果不相信信仰,每天在想自己能活多久,反而是虚度了自己的时间。而必须做的是,接受这个状态,并活得很喜乐。」

 

「多发性骨髓瘤」与「干细胞异体移植」

关于癌症的治疗,正仪老师是透过异体移植干细胞的方式治愈的。因自己的干细胞不足,也必须避免亲人可能拥有相同的疾病细胞,最后医生决定异体移植一途,然而异体移植的死亡率很高,很多病患一出无菌室就过世了。而「异体移植」的主要原理,就是将自己的造血基因替换成别人健康的造血基因:因为正仪老师接受了某位不知名男性的造血基因,老师开玩笑地说:「现在自己身上流的是男人的血,血型也都从O型变成A型。」虽然「多发性骨髓瘤」是有办法治愈的,但异体移植的过程却是很煎熬的,必须要进行超高剂量化疗与全身放射性治疗,加上别人的干细胞进到自己体内,多少会有排斥,还好排斥的现象不是发生于内脏,而是在皮肤的部分,在老师书中的〈浴火凤凰〉一章中,可以知道这也不是什么轻松写意的副作用。

 


●插图/高依 from 《因为爱,我存在》

 

异体移植之后的检验也十分辛苦,每两个礼拜都要验一次血球确认有没有问题。不过,如果真的有问题,可能医学教课书就要改写了!因为异体移植的回诊,正仪老师前前后后做过非常痛苦煎熬的骨髓切片十几二十次了。她说,到后面都不觉得痛了。甚至连眼睛都要追踪观察,正仪老师告诉我们,因为哈佛大学指出,进行异体移植的病人可能会导致角膜溃疡,所以要定期追踪。正仪老师顿时成为医学观察研究的大红人,各大医生争先的约会对象呢!正仪老师也跟我们分享,其实现在的干细胞移植、骨随捐赠并不像内脏器官移植一般可怕,反而比较像是输血的过程,骨髓也都由干细胞生成。

 

心怀感谢之意

正仪老师认为自己能大病痊愈要感谢很多人,虽然他们可能做的都是份内之事。但是正仪老师却说:「每个人把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做好,就可以对别人产生很大的影响。」正仪老师感谢她很有耐心的肿瘤科、精神科医生,非常关心病人的小丸子护士,以及绿衣天使护士。是的,心怀感恩,我想这是健康快乐的不二法门吧!